這個 2021 年的論文報告,青銅時代新疆人的古代DNA。最驚奇的發現是,新疆南部的塔里木盆地,距今 4000 年左右的小河遺址木乃伊們,雖然文化上很國際,而且長相有點西洋貌,卻毫無「西方」血緣。

The genomic origins of the Bronze Age Tarim Basin mummies

0007

新疆距今約 4000 年前的本地特色:船型木棺。

 

青銅時代早期的新疆

 

新疆是個面積很大的地區,以天山為界,可以分為北部和南部。新疆北部主要是準噶爾盆地(Dzungarian),介於天山到北部的阿爾泰山之間,新疆南部主要是塔里木盆地(Tarim),介於帕米爾高原、青藏高原到天山之間。

 

這個論文的樣本來自多處遺址,新疆北部,由北到南包括阿依托汗(Ayituohan)、松樹溝(Songshugou)、尼勒克(Nileke)遺址,彼此都有不少距離,大約距今 4800 到 5000 年前。

 

新疆南部,包括塔里木盆地比較西南,大約距今 3700 到 3900 年前的北方(Beifang),以及塔里木東方,距今 3800 到 4000 年前的小河(Xiaohe)、距今 4000 到 4100 年的古墓溝(Gumugou)遺址。整體算是介於 3700 到 4100 年前之間。

 

論文一共嘗試 33 位古新疆人,其中 18 位保有足以分析的古代DNA。5 位屬於新疆北部、13 位屬於新疆南部,都可以算是青銅時代。

 

001

 

新疆北部5000年前,大量西方移民

 

遺傳上,新疆北部超過 4800 年前的人,配備和 Afanasievo 文化人類似的血緣。Afanasievo 文化源自歐亞草原西部,大約在 5000 年前東遷來到中亞的阿爾泰山一帶,還有些人繼續向東深入蒙古。新疆北部的北方正是阿爾泰山,因此在這兒見到 Afanasievo 的影響非常合理。

 

新疆北部,青銅時代早期的人,論文分為兩群,皆可以視為三種祖源的合體。北邊的阿依托汗、松樹溝遺址的人(Dzungarian_EBA1),和 Afanasievo 共享約 70% 祖緣;南邊天山一帶尼勒克遺址的人(Dzungarian_EBA2),約 50%。

 

其餘兩款祖源則是 ANE,占 19-36%,以及貝加爾湖青銅時代早期(Baikal_EBA)的樣本,占 9-21%。情慾流動講起來可以很複雜,簡單說就是新疆附近,兩款原本的血緣,加上外來的西方 DNA。

 

0005

 

新疆南部4000年前的local人

 

新疆南部,青銅時代早期和中期,距今 4000 年前後的人,論文分為兩群,分別是小河和古墓溝遺址的人(Tarim_EMBA1)、北方遺址的人(Tarim_EMBA2)。兩地相距有 600 公里。遺傳上看,兩地族群都經歷過瓶頸效應,沒有近親繁殖的跡象,但是遺傳多樣性很低。

 

最驚奇的發現是,小河和古墓溝遺址的樣本,配備約 72% 的 ANE,以及 28% 的 Baikal_EBA 祖源,卻完全沒有西方血緣的跡象。而北方遺址則可以視為 89% 的小河,加上 11% 的 Baikal_EBA 祖源,同樣缺乏西方成分。

 

各位看暈惹嗎?我解釋的簡單一點。照之前其他研究的詮釋,中亞、北亞、東北亞一帶,上萬年前存在兩款廣泛存在的祖源,一款叫作 ANA,等於 NEA,偏東北亞較高;另一款叫作 ANE,偏中亞、北亞較高。

 

003

 

這個論文中的 Baikal_EBA,幾乎等同於 ANA 祖緣。也就是說新疆南部的樣本,都可以視為 ANA、ANE 兩款祖源的合體。小河和古墓溝遺址的樣本,估計兩款祖源合體的時間為 183 代之前,也就是距今約 8000 到 10000 年前左右。

 

換句話說,這些新疆人的血緣,都可以視為中亞一帶古早人的直系後裔。這回新疆北部的樣本又加上近期的西方成分,南部則完全沒有。

 

血緣上可以多說幾句。有些東北亞的族群,長期獨立傳承 ANA 祖源,沒有和外來血緣情慾流動,像是今日的赫哲族,依然配備很高比例的 ANA。

 

但是 ANE 似乎從鐵器時代以後,便不再單獨存在,如今只被某些北亞遊牧族群,如恩加納桑人(Nganasan)保留著一部分。而現在一般認為的「東方人」代表,如漢人、蒙古人,都沒有配備 ANE 祖源。

中亞草原和北亞冰原,DNA在東西方流動

蒙古遺傳史(上)匈奴以前

蒙古遺傳史(下)匈奴,突厥,回紇,契丹,到蒙古帝國

 

004

 

缺乏西方情慾交流的小河木乃伊

 

這項研究之所以驚奇是因為,新疆南部的塔里木盆地非常乾燥,出土過不少自然形成的木乃伊,像是最有名的「小河公主」。他們的容貌有幾分西洋味,文化遺物又有起司等西方成分,因此合理推論,他們是西方移民的後裔。

 

另外也有學者推論,這群人和新疆西南方的綠洲文化,巴克特里亞-馬爾吉亞納(Bactria–Margiana Archaeological Complex,簡稱 BMAC)有關係。BMAC 位於現在的阿富汗、土庫曼、烏茲別克一帶,和新疆南部可以通過「內亞山區通道」聯絡。

中亞草原,貝加爾湖,印歐語在亞洲的傳播

貝加爾湖遺傳史,舊石器到青銅時代

中亞南亞遺傳史(上)伊朗,圖蘭,巴克特里亞-馬爾吉阿納

中亞南亞遺傳史(下)內亞山區通道,南亞,印歐語,達羅毗荼語

鐵器時代的烏茲別克,貴霜帝國

 

然而 DNA 看來,4000 年前左右新疆南部的居民,並沒有西方或西南方向的外來成分。因此小河公主等人,血緣上怎麼說都不能算是西方人、中東人、伊朗人。

 

不過如上所述,他們血緣以 ANE 為主,可是現在的「東方人」也幾乎沒人配備 ANE,所以我覺得也不宜稱為東方人。他們容貌上,長得不東方很正常。有些類似西方,也許環境適應是一個因素。

 

002

 

文化交流很多的新疆南部

 

可以確定,比小河戰隊更早一千年前,源自草原西方的 Afanasievo 文化,在 5000 年前已經影響到新疆北部。他們不只帶來自己的 DNA,也引進畜牧、乳製品等文化。

 

儘管情慾交流,沒有流動到一千年後的塔里木盆地,當地仍然受到明顯的外來文化影響。新疆南部在四千年前,已經存在東方傳來的小米、源自西方的大麥、小麥,還有畜牧業和乳製品,以及一些外來風格的人造物。

 

這個論文也分析 7 位小河居民的牙結石,探討他們的飲食。結果都偵測到反芻動物乳蛋白的跡象,證實他們的飲食包括山羊、綿羊、牛的乳製品。不過他們都缺乏,成年後能消化乳糖的乳糖酶持續性(lactase persistence,簡稱 LP基因變異。

 

除惹外來文化影響,小河遺址也有些本土特色,例如船型木棺,在同時期的其他文化都沒有見到。

 

新疆位於歐亞大陸中央,周圍東西南北存在不同文化區,自古以來便非常國際化。雖然新疆大部分地點不宜人居,幾千年來,仍然有不少人在這兒努力營生。要完全封鎖這塊區域,不論耗費多少資源,恐怕還是不可能的。

 

小河公主等4000年前新疆人,遺傳不是西方人,也不是現在的東方人

斯基泰與匈奴交界,新疆鐵器時代石人子溝,吐火羅

短篇  阿爾泰山東側通天洞,5200年前的小麥與大麥

草原遺傳史(1/4)共享文化,DNA不一樣的斯基泰人

草原遺傳史(2/4)匈奴、匈人、吐火羅,草原的印歐語和突厥語

草原遺傳史(3/4) 突厥、蒙古、烏孫、康居,草原中世紀情慾流動

斯基泰人,與哈薩克遺傳史

德國青銅時代的戰士們,大多乳糖不耐

蒙古3000多年前的人類DNA,牙結石中的乳製品

蒙古5000年,牛羊馬駱駝,乳製品的歷史 

短篇 蒙古人每年製作優格,但是對乳酸菌毫無概念!?

 

論文短評:

The unexpected ancestry of Inner Asian mummies 

新聞稿:

The surprising origins of the Tarim Basin mummies

新聞:

DNA reveals surprise ancestry of mysterious Chinese mummies

新聞:

Western China’s mysterious mummies were local descendants of ice age ancestors

 

歡迎光臨粉絲團一起討論盲眼的尼安德塔石器匠

    全站熱搜

    尼安德塔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