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烏茲別克位於中亞,這個 2021 年的論文報告烏茲別克南部,鐵器時代的古代DNA,那時算是貴霜帝國的疆域。

Genetic Continuity of Bronze Age Ancestry with Increased Steppe-Related Ancestry in Late Iron Age Uzbekistan

01

《烙印勇士》的貴霜戰士(好像翻譯成庫翔人)耀武揚威 via 這裡

 

烏茲別克的北邊是哈薩克,東邊是吉爾吉斯、塔吉克,再過去是新疆;南邊是阿富汗,西邊是土庫曼,再過去是伊朗。以上一堆名詞,不知道大家本來講得出幾個。反正不清楚的話,就記得在絲路上 XD

 

這個論文由烏茲別克南部 3 處遺址 Rabat、Serkharakat、Dehkan,取得 27 個古代基因組,當中 15 位之間沒有近親關係,覆蓋率介於 0.02 到 2.88。年代介於距今 1500 到 2100 年前之間,算是當地的鐵器時代。

 

-2

3

 

更早之前,烏茲別克在青銅時代,算是「巴克特里亞-馬爾吉阿納(Bactria–Margiana Archaeological Complex,簡稱 BMAC)」的領域。 在這個論文探討的鐵器時代,當地政治上成為貴霜帝國(Kushan)的疆域。

 

貴霜政治上由月氏人建立,「月氏」至少可以追溯到北方的天山南部,也就是我們所知道的新疆一帶。月氏領導的貴霜帝國盛極一時,和東方的漢朝、西方的安息、羅馬大概同時期。

 

4

 

和青銅時代相比,烏茲別克在鐵器時代,主要祖源依然是伊朗和安那托利亞,但是比例有變。 之前歸類為 BMAC 的樣本,可以視為 59% 伊朗新石器時代農夫、26% 安那托利亞新石器時代農夫的祖源。

 

這回的樣本,伊朗降低為 31 到 39%,安那托利亞升高為 30 到 34%。除此之外,這回鐵器時代的烏茲別克人,還有 15 到 17% 源自草原的 WSHG、7 到 12% 的歐洲西方採集狩獵族群 WHG、5 到 7% 東亞、8% 南亞祖源。

 

6

7

 

論文拿惹一大堆樣本比劃分析,各位有興趣請自己看。我覺得最簡單的解釋是,在青銅時代的 BMAC 過後,又有更多來自北方草原地區的移民,進入烏茲別克南部。

 

這是因為「伊朗祖源」明顯降低。伊朗流 DNA 廣泛存在於烏茲別克的西方,假如又有西來的情慾流動,伊朗祖源應該不會降低那麼多。

 

5

 

另一方面,「安那托利亞祖源」略微增加。地理上,烏茲別克的西邊是伊朗,更西邊才是安那托利亞,可是隨著情慾交流,安那托利亞祖源在青銅時代晚期,已經普遍存在中亞草原的族群,和所謂的「草原祖源」和 WHG 通常一起。 這符合觀察到的狀況:WHG、草原、安那托利亞祖源一起略為升高。

 

我猜仔細區分的話,可以分出安那托利亞祖源的兩款來源:一款較早存在,和西來的伊朗祖源一起;另一款較晚加入,來自北方的中亞草原,和 WHG、草原祖源一起。

 

以 Onge 為代表的南亞祖源,應該是從烏茲別克的南方來的。至於「東亞祖源」從何而來?有幾個可能的來源,我猜主要和上述的中亞草原族群一起,多半是草原常見的多元血緣組合人。這在匈奴、西域大概常見。

 

fff

 

圖蘭地區的 BMAC 樣本,最早在距今 4100 年前出現草原 DNA,接著逐漸增加。由這回新研究看來,情慾流動到鐵器時代仍延續不絕,可以想見聯繫兩地的「內亞山區通道(Inner Asian Mountain Corridor)」十分關鍵。來自北方的月氏人,經營貴霜政權的同時,也存在由北向南的情慾流動。

 

總之,烏茲別克南部在鐵器時代的人群,遺傳上仍延續青銅時代的血脈,不過在貴霜帝國經營之下,也有不少外來的情慾流動。  

 

中亞草原,貝加爾湖,印歐語在亞洲的傳播

貝加爾湖遺傳史,舊石器到青銅時代

中亞南亞遺傳史(上)伊朗,圖蘭,巴克特里亞-馬爾吉阿納

中亞南亞遺傳史(下)內亞山區通道,南亞,印歐語,達羅毗荼語

印度河流域文明,哈拉帕人的DNA

斯基泰人,與哈薩克遺傳史

蒙古遺傳史(上)匈奴以前

蒙古遺傳史(下)匈奴,突厥,回紇,契丹,到蒙古帝國

鐵器時代的烏茲別克,貴霜帝國

 

歡迎光臨粉絲團一起討論盲眼的尼安德塔石器匠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尼安德塔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