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是 WARS 的發源地,也是被摧殘最嚴重的地方,了解武漢能帶來很多有用的訊息。這個中國戰隊 2020 年的論文報告武漢疫情分析,和其他人估計的趨勢類似,我覺得值得參考,或許可以解答一些疑點。樣本來自到 2 月 18 日之前,武漢 25961 位實驗室確診病患。

Evolving Epidemiology and Impact of Non-pharmaceutical Interventions on the Outbreak of Coronavirus Disease 2019 in Wuhan, China  

89912110_2950637378362033_5637636349755392000_n 

via 這裡

 

論文把時間分成 4 個時期:

最初是 1 月 11 日以前。

接下來是 1 月 11 到 22 日,過年前,人潮開始移動。

再來是 1 月 23 日到 2 月 1 日,武漢封城,陷入兵荒馬亂、物資匱乏。

最後是 2 月 2 到 18 日,外來支援陸續進入。

 

武漢的疫情起源於市區,逐漸向郊區擴散,居民卻一直沒有被警告,因此疫期初期持續擴大,傳播十分驚人。4 個時期的實際傳染數,估計結果分別為:3.88、3.86、1.26、0.32。 沒有防疫措施時,平均一個人可以傳染給約 3.88 人,論文將其視為 WARS 的基本傳染數。在封城實施管制以後,由於蕉流減少,使得傳播逐漸減緩下來。

 

01

 

武漢封城是一個大事件,不適合直接說有效或無效,而是要看帶來的影響。封城的時候病毒已經到處都是,因此只是把疫情發展延遲幾天,無法阻止病毒在中國境內散播,境外則是延遲一段時間,不過不影響爆發的結果。

 

真正起到作用的,其實是減少蕉流,降低感染病毒的機會。論文估計是,維持趨勢下去的話,預估在 4 月 22 日病毒會停止傳播(4/5 到 5/19),5 月 4 日疫情結束(4/17 到 5/30)。

 

隨著中國官方報告武漢新增病例歸零,武漢官方記錄的感染者是好幾萬人,不過這肯定有低估。 即使中國完全誠實報告,在疫情高峰時短期出現大量感染者也不可能全部記錄,會漏掉很多,尤其是症狀輕微,或是沒有症狀的感染者。論文估計頂多只有 41% 感染者被記錄到。

 

 

沒有防疫措施的話,傳染速度很可怕。這個論文的估計數字是,武漢 1000 萬人,在 1 月 23 日有 26144 人被感染;1 月 25 日有 36798 人被感染 。另一個研究用的武漢人口是 1100 萬,估計 1 月 23 日時 29500 人感染。還有一個研究用大武漢地區 1900 萬人,估計 1 月 25 日 75815 人感染。和這個論文的結果都很類似。

 

至於美國專家 Trevor Bedford 的估計是,2 月 1 日時武漢有 10 萬人感染,數字也很接近。所以我才覺得這個論文可以參考。 

Trevor Bedford 3 月 13 日討論美國疫情,順便提到武漢

Trevor Bedford 的推特

 

如果模型估計正確,那麼真正的感染者數量,顯然比官方數字多出非常多。不考慮河蟹因素的話,可以推論,有大量感染者的症狀非常輕微,或是根本沒有症狀,超過所有感染者的 59%(河蟹量太謎惹,不會抓 QQ) 。這超過 59% 的感染者,應該在感染病毒一段時間後自己痊癒,但是沒有被記錄。他們在得病期間儘管不容易識別,卻應該也有傳染能力。

 

02

 

假如這些估計能參考,可以思考一些問題。 比方說檢驗最廣的韓國,感染人數不少,但是死亡率超級低。有人認為是由於韓國的醫療沒有崩潰,這絕對是一個原因;不過我猜另一個可能是,韓國全面掃蕩下,抓到非常多症狀輕微的感染者,武漢卻沒什麼抓到這群人,這才造成輕重症比例差異看似很大的結果。

 

然後「封城」大家作法都不一樣,定義不夠精確,這邊我改稱作防疫措施。我個人看法是,武漢的防疫措施確實有效,減少病毒傳播,但是狀況太特殊,應該沒什麼其他國家可以直接仿效。

 

很多人覺得是民主獨裁國家之別,我覺得重點不太對。武漢能採取這麼極端的防疫和醫療措施,背景是中國可以投入大量資源,把全國其他地方的醫療資源大批轉移去武漢,減少重症的死亡率,然後在封鎖武漢的漫長期間拼命輸血,不讓城市崩潰。

 

其他國家,管你政府體制是民主是獨裁,醫療資源耗竭就是浩劫,才會發生伊朗、義大利那麼嚴重的狀況。 其他國家的大型城市,也非常不可能像武漢那樣,極端近乎停止運作來阻擋疫情。絕大部分城市若是那樣停擺,又沒有外在輸血支援,造成的損害反而會比疫情更嚴重。

 

大概要幾千萬人,才能養一個封鎖破月的武漢,台灣假如把天龍國封鎖,能生出幾千萬人養天龍國嗎?我想這就是 WHO 譚德塞拼命要大家學習中國,但是沒人認真理會的原因—因為根本辦不到! 至於學韓國,疫情嚴重的國家都不斷調整戰術,現在我實在看不出差在哪。

 

還有一件事。極端的防疫措施,傷敵一千自傷九百七,確實能在短時間內壓制疫情,但是只要 WARS 仍然存在,當管制放鬆以後,隨時又能再度爆炸。中國一開始的隱匿,讓 WARS 現在蔓延世界,中國可能鎖國嗎?

 

 

用模型推疫情,如何避免誤用、正確解讀?

武漢肺炎恐在中國外廣傳,台灣需嚴陣以待

對中國一廂情願的非洲秀才—WHO譚德塞

武漢肺炎當流感,傷害遠勝SARS

動物雖會感染,人類仍是最可怕傳染源

武漢封城,對阻擋傳播有多少效果?  

停課阻疫情,當邊緣人就能貢獻社會

快篩對防疫意義重大,但是研發速度不能勉強

武漢WARS疫情,沒什麼症狀的感染者可能非常非常多

義大利WARS疫情,早在一月就開始醞釀

WARS症狀出現的前一兩天,病毒最多,傳播最強

武漢肺炎痊癒者抗體帶來一線希望

武漢肺炎疫苗超速開發,仍需一年以上

病毒可能空氣傳染,減少接觸、戴口罩有助防範

美國將追蹤捐血者,了解武漢肺炎傳染狀況

譚德塞領導WHO,非洲公衛卻面臨多重打擊

嚴格的防疫管制,什麼時候才能放鬆?

連續15天沒有本土病例,台灣防疫成效非凡

病毒不是源於武漢的海鮮市場?從分子演化學角度看2019新型冠狀病毒(武漢肺炎)的起源與傳播

武漢肺炎病毒到底從哪來?沒有陰謀論以及蛇和HIV的版本

讓武漢肺炎席捲人類的關鍵變異有哪些?和穿山甲有關嗎?

深圳追蹤武漢肺炎:小朋友感染的風險和大人一樣高,及早發現隔離能有效防疫

輕微到無症狀的感染者,可能是許多傳染的關鍵源頭?

不只是武漢「肺炎」!心血管、腎、腦、肝、腸等器官也可能出問題

 

 

歡迎光臨粉絲團一起討論:盲眼的尼安德塔石器匠

    尼安德塔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