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伯利亞東北部,距今 4.5 萬年前就有人類活動的跡象,這兒也是美洲原住民的發源地,不過過去對此處遺傳史的了解不多。這個 2019 年的論文,取得 43 個古代基因組,深入探討西伯利亞的遺傳史。

The population history of northeastern Siberia since the Pleistocene

 

西伯利亞的東北部,目前知道最早在 4.5 萬年前,已經有人在此獵捕猛獁象。此一區域和美洲隔著一個白令地區,所有美洲原住民的祖先都途經過這兒。這個論文一共取得 34 個古代基因組,最古早的 2 個距今 31600 年,來自亞納河的 Yana RHS 遺址,論文稱其為「古北西伯利亞人(Ancient North Siberians,簡稱 ANS)」。先不管他們與別人的關係,來看他們彼此的關係。

短篇 45000年前北極圈內的猛瑪象獵人

 

 

有意思的是,當時儘管人口不多,Yana RHS 同一時期這兩位 ,遺傳上卻不是很近的親戚,關係是三度以上,意謂當時的人有意避免近親通婚,或許是不同群體之間會情慾交流;參與生殖的有效族群量,估計大約為 500 人。

舊石器時代採集狩獵小族群,懂得避免近親配對?

 

 

與其他人比較,距今 3.16 萬年的古早 Yana 人遺傳上,比較接近歐亞大陸西方的族群,兩者大概在 3.9 萬年前分家(介於 3.22 到 4.58 到萬年前之間)。西方與 Yana 人,和東方的共同祖先,能追溯到 4.31 萬年前(介於 3.34 到 4.86 萬年前)。不過 Yana 人有 22% 左右的 DNA,源自東方族群,可見情慾交流很早就發生惹。

 

西伯利亞東北一帶,在 Yana RHS 以後缺乏人為活動的跡象,等到距今 2 萬年前左右,末次冰盛期之際,當地出現新的文化風格。一般認為,他們與美洲原住民的祖先大有關係。這回論文取得 9800 年前的 Kolyma 1,將其視為「古古西伯利亞人(Ancient Palaeo-Siberians)」的代表。遺傳上,他與如今的美洲原住民、西伯利亞族群都關係密切。

美洲遺傳史(上)美洲各地最早的移民,後來神秘消失 

美洲遺傳史(下)多次情慾流動,型態有別的腦袋,大洋洲祖源,EDAR基因

阿拉斯加11500年前「古白令人」,源自未知美洲遺傳支系

箕形門齒 X 美洲原住民 X 母乳—這三者源自冰河時期的神秘關係是?

 油脂人生(下):千變萬化,屢受選汰的去飽和酶

 可能有助美洲原住民 適應環境的去飽和酶FADS

美洲原住民23000年來的族群歷史

美洲原住民源於西伯利亞與大洋洲族群

 

 

Kolyma1 配備 75% 的東亞祖源,比美洲原住民的 63% 更多。這群人的東亞成分,與東亞族群約在 3 萬年前分家,美洲族群則是約 2.4 萬年。他與美洲原住民,和貝加爾湖附近距今 2.4 萬年的 MA1,關係都比更早的 Yana 更接近。意謂他們不是 Yana 的直接傳人。不過 Kolyma1 仍有 16.6% 的 DNA 源自 Yana;白令東部一萬多年前的 USR,則是有 18.3%。

 

總之,雖然比例有點不同,西伯利亞東北的 Kolyma1,是人在美洲以外,遺傳上最接近美洲原住民的人。

 

住在亞洲與美洲,古今的「新愛斯基摩人」,包括現在的伊努特人,遺傳上可以視為 69% 的 Kolyma1,加上 31% 的美洲原住民祖源。再度證實當年有人從美洲,又移民回到亞洲。

 

 

住在格陵蘭,距今 4000 年的「古愛斯基摩人」Saqqaq,和 Kolyma1 遺傳上很近。最近另一個研究認為,這群人抵達美洲以後和當地族群有情慾交流,使得如今美洲的 Na-Dene 族群也配備古愛斯基摩 DNA。這個論文卻發現,作為遺傳來源,Kolyma1 是比 Saqqaq 更好的對象,意思是,有些美洲族群之所以配備看似和古愛斯基摩一樣的祖源,是源自更早的情慾流動,而不是和 Saqqaq 的直接交流。

古愛斯基摩人與現今伊努特人是不同族群

兩岸一家親的西伯利亞與北美洲,過去回來又過去的情慾流動

 

這個問題,還需要再思考思考。「囧雪諾,你都不知道」
 

考量人類大歷史,Kolyma1 血脈有不可忽視的一席之地。一直到青銅時代早期,西伯利亞許多地區 Kolyma1 祖源都算普遍,不過這支血脈隨後存在感大幅下跌。少數例外是講葉尼塞語的 Ket 族,仍然配備 40%。以 Kolyma1 為代表的「古古西伯利亞人」,或許曾作為北方冰原的主流數千年,甚至一度向西延伸到烏拉山一帶。例如芬蘭遺址 1500 年前的樣本配備大量的 Saami 祖源,與古古西伯利亞人關係密切。

東北亞7700年前古人,遺傳最接近通古斯語族

中亞草原,貝加爾湖,印歐語在亞洲的傳播

黑曜石8000年前冰原歷險記,旅行1500公里

中亞草原和北亞冰原,DNA在東西方流動

烏拉語系,芬蘭,西伯利亞的情慾流動

愛沙尼亞遺傳史,鐵器時代後東來的西伯利亞DNA

 

 

 

再回顧一次西伯利亞東北部的族群史。以 Yana RHS 為代表,最古早的「古北西伯利亞人」,沒有直系後裔,不過少數血脈間接保留在 2 萬多年前形成,以 Kolyma1 為代表的「古古西伯利亞人」。美洲原住民,算是古古西伯利亞人的後裔或最近親。留在亞洲的古古西伯利亞族群的分佈範圍,一度膨脹到整個廣大的北亞,從白令海到歐洲邊緣,遍佈整個北境。然而,歐亞大陸東方與西方,原本住在比較南部的祖源,都在青銅時代以後,大舉進入北境,大幅減低古北西伯利亞 DNA 的存在感。

 

曾經發生的事,北境永不遺忘。古代 DNA,能帶我們走出囧雪諾的命運。

 

美洲遺傳史:  

12600年前北美洲原住民Anzick-1的基因定序

8500年前的Kennewick Man 是美洲原住民

美洲泛舟哥的南向之路,17000年前以後開啟

短篇 古代環境DNA,指引前進美洲的通道何時開啟

美洲野牛的情慾流動,揭露前進新世界的通道,在1.3萬年前 Let It Go

短篇 加拿大第一民族與歐洲人接觸前後,對免疫基因的影響

阿拉斯加 On Your Knees Cave,一萬年前的古代基因組

缺氧的高海拔,馬鈴薯、天花,安地斯人的基因適應


 

論文短評:

The lineages of the first humans to reach northeastern Siberia and the Americas

新聞稿:

DNA from 31,000-year-old milk teeth leads to discovery of new group of ancient Siberians

Science 新聞:

Closest-known ancestor of today’s Native Americans found in Siberia

 

迎光臨粉絲團一起討論:盲眼的尼安德塔石器匠

文章標籤

尼安德塔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