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古距今 2700 到 3200 年前,青銅時代晚期以鹿石文化最有代表性。大家聽過英國「巨石陣」,或復活節島「艾摩」,鹿石也是類似的石陣紀念碑。

High-precision dating of ceremonial activity around a large ritual complex in Late Bronze Age Mongolia

 

蒙古位於歐亞草原的東方,草原其他地方也有鹿石(deer stone)遺跡。鹿石材質是花崗岩,叫作鹿石是因為石碑上多半刻著馴鹿,不過也有少數鹿石是其他動物。

黃土高原4000年前,比二里頭與商更早的石峁強權

蒙古3500年前青銅時代開始,那時沒有馬,甚至也沒有青銅

蒙古3000多年前的人類DNA,牙結石中的乳製品

草原遺傳史(1/4)共享文化,DNA不一樣的斯基泰人

草原遺傳史 (2/4)匈奴、匈人、吐火羅,草原的印歐語和突厥語

草原遺傳史(3/4) 突厥、蒙古、烏孫、康居,草原中世紀情慾流動

短篇 復活節島Ahu紀念石台,為什麼大部分蓋在海邊?

 

豎立於草原上的鹿石,常常與「khirgisuur」一起出現,兩者合體稱作 DSK。khirgisuur 是一種墓葬形式,通常只有一位墓主,安息於石製墓室,周圍以石頭當圍籬,圍出直徑約 10 公尺的墓塚。

 

許多石墓周圍的排場很大,附帶不少石塚與石環結構。石環以 7 到 12 個石頭環繞排列,環內常常擺放火燒過的馴化動物骨頭,主要是羊,也有牛。石塚則會擺放面向東方的馬頭,都是馴化馬,也有馬的其他部位。 有些 khirgisuur 周圍存在一千個以上附屬結構,根據結構多寡,一個 khirgisuur 的面積介於 0.1 到 20 公頃。(蒙古草原,地大就是任性!)

短篇 馬的牙醫,蒙古大夫發展史

蒙古草原最早的馬,距今3200多年

大逆轉! 當今唯一野馬的祖先竟是馴化馬?

 

目前仍不清楚鹿石與 khirgisuur 到底做什麼用,空曠的大草原上,由一大堆石材組成的 DSK 結構實在非常澎湃,大概不會單純只是埋死人的地方,場地多半還有儀式與集會的用途。建造一個 khirgisuur 很不簡單,要耗費許多勞力與資源,有些比較大的 khirgisuur 甚至擺惹超過一千匹馬,顯然不可能是幾戶人家短期負擔得起。

 

巨型 khirgisuur「B10」

 

一派考古學家認為,khirgisuur 是一次性,短時間完成的建築,可能是名人葬禮的排場展示(最初的草原大汗?),展現一股有錢就是任性的風範,標誌著社會不平等,計劃性勞動的出現,建造時也涉及跨區域支援。

 

另一派則主張,khirgisuur 雖然很龐大,耗資甚鉅,卻是慢慢長大的結構。當地人會長期使用,邊用,邊蓋,邊修,有助於促進社會互動。

 

要釐清 DSK 的建造過程,必需分析同一個結構中的材料,是否來自不同年代,才能知道建造一個 DSK 花惹多久。問題是,之前研究幾乎沒有著重這部分。

 

 

位於蒙古中部的 Tsatsyn Ereg 地區,在調查過的 1500 平方公里中,總共有超過 2100 個墳墓、110 個鹿石、3000 個地面結構。這個 2019 年的論文,由 Tsatsyn Ereg 的三處遺址取樣。三處遺址位於 Khoid Tamir 谷,距離很近,一個巨型 khirgisuur「B10」,一個小型 khirgisuur「KTS-01」,以及一個鹿石陣地「PAC38」。

 

巨型墓葬 B10,佔地 22 公頃,配備 2361 個週邊結構-1116 個石塚加上1245 個石環。小型墓葬 KTS-01 只有 7 個週邊結構。鹿石 PAC38 周圍則是配備 144 個石塚,石塚通通都有擺馬。

 

鹿石陣地「PAC38」。

 

石頭很難定年,所以考古學家取樣 DSK 中的羊骨與馬骨,由骨頭中膠原蛋白的碳,進行碳同位素定年。論文花惹不少力氣,克服樣本普遍被年輕碳汙染,使得年代被低估的問題,獲得 100 個樣本的年代。

 

用 Bayesian 估計,B10 的年代起始於西元前 1007 到 1057 年,結束於前 948 到 1014 年,構築花費時間介於 0 到 93 年。PAC38 起始於前 945 到 1337 年,結束於前 684 到 1060 年,構築花費時間介於 0 到 113 年。KTS-01 則是起始於前 1017 到 1532年,終結於前 619 到 1122 年。

 

 

估計無法更加精準,不過大致能判斷,小墓葬 KTS-01 誕生的年代比其他兩者更早;而巨型墓葬 B10 與鹿石 PAC38,兩者開始出現的年代差不多。

 

 

下一個問題是,巨大 khirgisuur 是如何長大的?論文比較各種模型後,認為整個建構時間不可能是 0 年,也就是一次蓋完,也沒有漫長到 100 年那麼久,耗費 50 年左右比較合理。如果估計的年份正確,當時的蒙古人將是花費 50 年,慢慢打造出整套 1116 個石塚的 khirgisuur,加上 144 個石塚的鹿石陣地。

 

每個石塚都有一個馬,犧牲 1260 個馬聽起來很多,不過分成 50 年支付的話,好像就沒那麼誇張。論文因此認為,建造澎湃的 DSK 陣地,未必需要跨區域的支援,當地居民慢慢建設 50 年也足以完工。當然,也無法排除跨區域的可能性。(蒙古大汗初代目!)

 

這個研究最主要的新發現是,距今 2800 年前後建築的這套 DSK,也許耗費 50 年之久,並非短期完工。讓我們對當時的蒙古社會,再多一分認識。

 

歡迎光臨粉絲團一起討論:盲眼的尼安德塔石器匠

    尼安德塔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