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約 25000 年前起,西北非出現一種新的文化風格,上世紀的考古學家,研判他們與歐洲南部有關係,於是將其命名為「Iberomaurusian 文化」,也就是伊比利(歐洲的伊比利)-茅利塔尼亞(非洲的 Mauritania)。不過新的古代 DNA 研究發現,似乎不是這麼回事兒。

Pleistocene North African genomes link Near Eastern and sub-Saharan African human populations

古代基因組的位置。

 

 這個 2018 年的論文,由摩洛哥的 Taforalt 附近的 Grotte des Pigeons 遺址,距今 15000 年左右的 7 位死人骨頭,取得伊比利-茅利塔尼亞文化居民的基因組(為求方便,之後簡稱「伊茅」)。這是至今,整個非洲年代最早的古代基因組。

Shum Laka 遺址首度獲得西非古代基因組,非常不像現代西非族群

東非、南非古代基因組-非洲遺傳史,與全人類的起源

南非古代基因組-桑族人有外來混血,現代人分家至少26萬年?

3000多年前的衣索比亞人,與中東農夫移民有過混血

木乃伊的 DNA (下):古今埃及人的不變與變

 

古代基因組的年代。

 

 摩洛哥與歐洲之間,只隔著窄窄的地中海,只要短程渡海就能抵達。假如伊茅文化是由當時的歐洲人渡海所建,那麼伊茅人在遺傳上,應該與冰河時期的歐洲人共享某些祖源。結果伊茅人的基因組中,幾乎偵測不到那個時期,歐洲族群的任何祖源!

 

比較各年代與地區的樣本後,論文發現 15000 年前住在摩洛哥的伊茅人,遺傳可以視為兩個來源的合體,一個是一萬多年前,中東黎凡特 Natufian 文化的居民,比例約 63.5%;另一個是現在的西非族群,比例約 36.5%。

歐洲採集狩獵族群,4萬年情慾流動

西班牙在末次冰盛期,梭魯特文化的古代DNA

中東農業的起源與農夫遺傳史

 

各樣本的 PCA。

 

黎凡特的 Natufian 文化,後來衍生出農業,是首度轉型為新石器時代的人類族群。這個研究指出,Natufian 與更早前的伊茅文化,有明顯的遺傳關係。

 

儘管伊茅人年代較早,卻不可能是 Natufian 人的直系祖先,因為所有的伊茅人,都還配備另一款,中東人不存在的西非祖源。

 

各樣本的祖源關係。

 

現在的西非人,遺傳上未必與古代一樣,所以所謂的「現代西非祖源」,不見得也是古代的西非族群 DNA。論文測試惹各種已知的族群,不論古今,不過皆沒能找到更適合的對象。 

 

姑且先把伊茅人的西非祖源,當作現在的西非族群。儘管確切的源頭未知,仍可以肯定伊茅人這些 DNA,源自撒哈拉以南的非洲。表示至少早在 15000 年前,撒哈拉以南與北方,之間有過情慾流動。 

 

伊茅人與各地現代族群遺傳上的親疏關係,顏色愈溫暖,遺傳關係愈接近

 

在已知的古代基因組中,伊茅人的遺傳組成獨一無二。他們遺傳上與採集狩獵時期的黎凡特、現在的西非、現在的東非採集狩獵族群 Hazda 人有關。不過如前所述,他們不可能是黎凡特人的祖先,同樣的道理,也不太可能是另外 2 個現代非洲族群的祖先。他們的關係,多半是間接關係,牽扯許多未知的情慾交流。 

 

總之,這個研究證實,距今 15000 年前時,摩洛哥的伊比利-茅利塔尼亞文化,居民的遺傳組成,源自它東方的中東,以及南方的非洲,與其北方對岸的歐洲沒有任何關係。

北非 15000 年前摩洛哥 Iberomaurusian 人,遺傳與歐洲毫無關係

摩洛哥與歐洲,新石器時代跨越地中海的情慾流動

短篇 一萬年前的北非蔬食者,史上最早煮食植物

短篇 7000多年前,非洲最早的乳製品

 

新聞稿:

Scientists discover genomic ancestry of Stone Age North Africans from Morocco

Science新聞:

Oldest DNA from Africa offers clues to mysterious ancient culture

 

歡迎光臨粉絲團一起討論盲眼的尼安德塔石器匠

arrow
arrow

    尼安德塔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