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疫桿菌造成的疫情,以中世紀「黑死病」最有名,不過比黑死定更早幾千年前,鼠疫桿菌已經在感染人類。這個 2018 年的論文非常值得玩味,直接的發現是,在瑞典距今 4900 年的遺骸中找到鼠疫桿菌的蹤影;其餘推論卻相當大膽,也可能錯得離譜,卻不得不認真看待。

Emergence and Spread of Basal Lineages of Yersinia  pestis during the Neolithic Decline

 

鼠疫桿菌的古代DNA 研究超多的:

短篇 18世紀馬賽大瘟疫的鼠疫桿菌,是黑死病的直系後代

短篇  英格蘭鄉村Thornton Abbey,黑死病留下的大墓

中世紀黑死病,之後數百年的餘波

查士丁尼瘟疫6到8世紀,幾年廣傳,數百年的餘波

短篇  查士丁尼瘟疫的災情,或許言過其實?

貝加爾情慾流動東西有別,和古愛斯基摩人關係,東北角鼠疫桿菌

縱橫歐亞大陸西部,青銅時代的鼠疫桿菌

鼠疫桿菌至少 3800 年前,成為跳蚤騎士

鼠疫桿菌在歐亞大陸已經存在5000年

鼠疫桿菌:伴隨人類5000年的死神

鼠疫桿菌,歐洲新石器時代崩潰的元凶?

拉脫維亞5000年前,最古早的鼠疫桿菌,源自動物傳染?

 

這個論文很有趣,研究者沒有獲得新的死人骨頭,卻是由古代DNA 的資料庫中抓到鼠疫桿菌 Yersinia  pestis 。(建構好的資料庫很重要啊!利己利人!!!)

 

感染鼠疫桿菌的人 Gökhem2 是位 20 歲的女生,生活在 4900 年前的瑞典;另外還有一位背景類似,20 歲的男生 Gökhem4。他們都算是新石器時代的農夫,屬於 Funnel Beaker 文化(簡稱 TRB)。

波羅的海尋根記:基因分析揭露萬年遺傳史

 

 

可以確認在 4900 年前,鼠疫桿菌已經會感染人類。不過與兩位農夫活在同一時期,住在附近的採集狩獵族群,Frälsegården 出土的死人骨頭,卻沒有鼠疫桿菌的蹤影。人類 Gökhem2 感染的鼠疫桿菌,稱作 Gok2。目前已經獲得不少古代鼠疫桿菌的基因組,和它們比較以後,Gok2 被歸類於最早與同類分家的分枝,大家的共同祖先能追溯到 5700 年前(介於到 5250 年 6364 年前之間)。縱橫青銅時代,後來卻消失不見的鼠疫桿菌,共同祖先則是 5300 年前。

 

 

古早時代的鼠疫桿菌如何傳播令人好奇。論文詳細比對,不同年代,各個地區的人類與鼠疫桿菌,結果看起來有感染的人,遺傳上通常和當地同一時期、更早,或更晚的人沒什麼差別。因此論文推論,鼠疫桿菌初期的傳播與大尺度移民無關,而是不同地區之間,小規模交流所致。

 

論文的野心不僅於此,還企圖連結鼠疫桿菌與人類大歷史。論文指出,流行於新石器時代晚期,與隨後的青銅時代、鐵器時代,鼠疫桿菌品系誕生的年代,都能追溯到 5000 到 6000年前。

 

 

考古研究發現,大概在 5400 到 6100 年前,新石器時代末期,歐洲東部出現稱作 Trypillia 文化,一系列的大型聚落,每個聚落的人口高達一到兩萬人。這批大型人類聚落存在的年代都不是太久;考古學家推測,可能與資源耗竭,以及人口密集,導致的傳染病流行有關。

 

 

接下來論文的推論十分大膽,大概也有人猜到惹。論文表示,鼠疫桿菌正是造成 Trypillia 大聚落崩潰的元凶!

 

論文推測,新石器晚期出現的 Trypillia 大型聚落們,人口密集卻衛生不佳,成為培養鼠疫桿菌的溫床。後來在不同年代,肆虐各地的鼠疫桿菌們,都是此一階段誕生的品系。

 

 

鼠疫桿菌首先造成新石器晚期的人口大減少。傳播到其他地方,包括中歐、西歐、草原以後,過惹一段時間又傳染回來,瑞典南部,4900 年前的 Gökhem2,就是被回傳的鼠疫桿菌感染。等到歐洲各地人口,由於疾病減少而衰退以後,才有源自草原的大尺度移民潮。

 

論文這套推論,老實講,證據仍非常薄弱。我覺得在找到更多證據以前,不需要太深入爭論。不過可以肯定,在研究人類歷史的時候,傳染病是不可忽視的因素。

 

古代微生物DNA研究們:

反映古早人遷徙的胃幽門螺旋桿菌

羅馬帝國也有瘧疾,首度由DNA 確認

13世紀的古代細菌DNA,來自特洛伊孕婦的鈣化結核

歐洲中世紀,流行多元麻風病

800年前挪威的傷寒,也許和養豬有關?

16 世紀中美洲古文明毀滅者-傷寒 

古天花病毒掀起歷史疑雲

一路走來,始終如一:義大利中世紀B 肝病毒和現在幾乎零差異

17世紀墨西哥的梅毒古代基因組

 

新聞稿:

An ancient strain of plague may have led to the decline of Neolithic Europeans

Nature 新聞:

Plague linked to the mysterious decline of Europe’s first farmers

Science 新聞:

Did a new form of plague destroy Europe’s Stone Age societies?

 

歡迎光臨粉絲團一起討論盲眼的尼安德塔石器匠

    尼安德塔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