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般介紹鼠疫桿菌時,會提到歷史上有三次大爆發:6 世紀的查士丁尼瘟疫、14 世紀的黑死病、19 世紀末的疫情。這個 2019 年的論文卻認為,查士丁尼瘟疫的災情很可能是言過其實。

The Justinianic Plague: An inconsequential pandemic?

via 這裡

 

19 世紀末離現在很近,當時災情非常清楚。黑死病則是留下許多記載,也有不少證據,可以肯定疫情十分嚴重。論文認為,後兩次鼠疫大爆發給人一種錯覺,覺得與它們並列的查士丁尼瘟疫也一樣驚人。

 

一般說法是,公元 541 年開始的查士丁尼瘟疫,消滅惹當時幾分之一的人口。假如短期內真的有這麼多人口陣亡,勢必會大幅影響當時的生產、經濟、交流等各層面。

 

提到查士丁尼瘟疫疫情的文獻記載事實上不多,而且多半文意模糊,有些還非常誇大,難以用於判斷疫情有多嚴重。

 

檢視各方面的記錄,像是莎草紙、錢幣、碑文、土地利用、考古墓葬等項目,比較 541 年之前與之後數百年的改變,結果發現都沒有被瘟疫明顯影響的跡象。論文主張,疫情應該沒有現在認為的那麼嚴重。

 

近來有不少鼠疫桿菌的古代DNA 研究發表,已知共有 45 位死者屬於查士丁尼瘟疫。由此可以確定鼠疫桿菌有傳播到歐洲各地,範圍廣泛,然而,究竟多少人被鼠疫消滅卻不清楚。

 

論文指出,值得思考的是,查士丁尼瘟疫時期的鼠疫桿菌並沒有已知的後裔,和黑死病是不同支系。黑死病離現在約 700 年,仍有品系流傳至今,然而查士丁尼瘟疫時的品系,卻沒有流傳到黑死病的年代,這表示查士丁尼瘟疫的影響程度,也許實際上沒有太大。

 

論文認為,查士丁尼瘟疫在某些時刻、特定地區,或許的確造成巨大的打擊;但是 6 到 8 世紀的地中海世界,大尺度看起來,疫情並沒有達到消滅幾分之一人口,劇烈影響經濟、政治的程度,和黑死病造成的破壞是不同量級。

 

當然,實質影響力很難衡量。查士丁尼瘟疫嚴重打擊惹當時西方世界最強勢的政治中心,用某些角度觀之,在那個時空下,查士丁尼瘟疫帶來的動盪不見得輸給黑死病。

 

鼠疫桿菌的古代DNA 研究超多的:

短篇 18世紀馬賽大瘟疫的鼠疫桿菌,是黑死病的直系後代

短篇  英格蘭鄉村Thornton Abbey,黑死病留下的大墓

中世紀黑死病,之後數百年的餘波

查士丁尼瘟疫6到8世紀,幾年廣傳,數百年的餘波

短篇  查士丁尼瘟疫的災情,或許言過其實?

鼠疫桿菌,歐洲新石器時代崩潰的元凶?

縱橫歐亞大陸西部,青銅時代的鼠疫桿菌

鼠疫桿菌至少 3800 年前,成為跳蚤騎士

鼠疫桿菌在歐亞大陸已經存在5000年

鼠疫桿菌:伴隨人類5000年的死神

 

古代微生物DNA研究們:

反映古早人遷徙的胃幽門螺旋桿菌

5700年前丹麥女孩,從口香糖中復活

羅馬帝國也有瘧疾,首度由DNA 確認

13世紀的古代細菌DNA,來自特洛伊孕婦的鈣化結核

歐洲中世紀,流行多元麻風病

800年前挪威的傷寒,也許和養豬有關?

16 世紀中美洲古文明毀滅者-傷寒 

古天花病毒掀起歷史疑雲

一路走來,始終如一:義大利中世紀B 肝病毒和現在幾乎零差異

17世紀墨西哥的梅毒古代基因組

 

新聞稿:

Justinianic plague not a landmark pandemic?

 

歡迎光臨粉絲團一起討論:盲眼的尼安德塔石器匠

    尼安德塔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