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爾吉斯的阿賴谷(Alay Valley),自古就是絲路在中亞部分的交通要道,比方說,當初盛極一時的中原帝國,就是通過此路進口西方的馬匹。這個 2018 年的論文以考古研究動物遺骸,希望了解古早居民的生活方式。

Early pastoral economies along the Ancient Silk Road: Biomolecular evidence from the Alay Valley, Kyrgyzstan

 

簡介一下地理方位。阿賴谷位於現在的吉爾吉斯,東邊是中國的新疆方向,西邊是烏茲別克,南邊是塔吉克。它夾在北方的阿賴山(更北邊是天山),與南方的帕米爾山之間。阿賴谷海拔 3000 公尺高,卻是崇山峻嶺中難得能夠穿越的寬敞通道,因此自古以來與其西邊的費爾干納谷(Fergana Valley),成為絲路串聯東西方的交通要道。

 

目前對於此一區域,古早時期的了解不多,只知道費爾干納在舊石器時代已有人類活動。吉爾吉斯的 Aygyrzhal-2 遺址,出土過距今 3600 年的馴化馬,另外還有山羊、綿羊,以及小麥、大麥,顯示當時的人,採取農牧混合的生產方式。

短篇 新疆3世紀的灌溉技術,源自西方

短篇 絲路上的人們吃什麼?飲食有別的城市與遊牧族群

短篇  烏茲別克山上城市,絲路上瓜果的食慾交流

 

這個論文報告最近幾年,在阿賴谷的 Chegirtke Cave 一帶的新發現。距今 4000 多年的地層中,考古隊找到一些動物遺骸,但是樣本型態相當殘缺,只能分辨出有幾件是羊,但是區分究竟是馴化山羊、綿羊,或是野生羊,則無能為力。

 

所幸即使型態無法分辨,目前也有辦法解決。靠著尖端科技的結晶 ZooMS,分析樣本中的膠原蛋白型號,論文發現,當地在 4000 多年前,主要的動物是綿羊,另外也有相對少量的山羊與牛牛。

 

離 Chegirtke Cave 幾公里遠處,還找到年代較晚的幾處遺址。除惹羊牛以外,也出土馬與駱駝。駱駝的年代,距今一千年前左右;馬則出土 4 件,最早的是 3 世紀左右,11 世紀、15 世紀也有發現。馬的 4 件樣本都順利取得古代DNA,只有有限的 DNA 片段,不足以闡明和其他馬群的親戚關係,倒是足以判斷性別,有意思的是,全部都是女生。

馬的馴化,古埃及與中東的馬

大逆轉 ! 當今唯一野馬的祖先竟是馴化馬 ?

 

 

自 2000 年前的西漢開始,位於東方的政權,就有意進口西方的西域馬,而阿賴谷是運輸馬的關鍵路線之一。假如是為惹軍事需求,通常需要的會是男生。

 

歷年來途經阿賴谷的馬,一定有許多男生,不過至今出土,數目極為有限的古馬都是女生。論文猜測,她們當時或許不是為惹軍需,而是用於長距離運輸,馱獸之類的功能。例如蒙古騎兵在長途行軍時,習慣騎乘女馬,因為可以順便喝馬奶。

 

綜合已知資訊,阿賴谷在 4000 多年前,絲路尚未完全成型之際,已經形成兼具農牧的生產集團,主要依賴羊,也有牛;之後幾百年則是加入惹馬。有些學者認為,馬對於建立早期絲路據點的影響很大,然而目前研究發現,至少在吉爾吉斯的高地這一帶,是先有帶著羊、牛的人入住,後來馬才出現,所以絲路在此一區域發展的最初階段,馬應該尚未參與演出。

 

新石器時代早期,肥沃月灣各地,大家馴化自己的山羊

短篇  中亞山上8000年前,引進馴化羊

短篇  羊牛馬駱駝,四千年來絲路高地上的畜牧生活

 

新聞稿: 

Major corridor of Silk Road already home to high-mountain herders over 4,000 years ago

 

歡迎光臨粉絲團一起討論: 盲眼的尼安德塔石器匠

    尼安德塔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