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為頭骨改造(artificial cranial deformation),也就是在寶寶的頭形尚未成熟時,以外力改變頭殼的形狀,達到美觀之類的文化目的,在許多古文化出現過,包括 5 世紀時的歐洲。這個 2018 年的論文,以古代 DNA 的分析方法,研究同一地點,有無頭骨改造的遺骸,彼此間遺傳上是否有差異。

Population genomic analysis of elongated skulls reveals extensive female-biased immigration in Early Medieval Bavaria

via 這裡

 

進入這個研究以前,我們先把尺度放大一點。一度稱霸歐洲,無比強盛的羅馬帝國在 5 世紀末崩潰,那段前後數百年期間,歐洲發生惹「民族大遷徙」,據說一大堆人群跑來跑去(許多被稱作「蠻族(barbarian)」),造成技術、文化、情慾大流動,搞得天翻地覆。

不列顛在羅馬帝國時期的角鬥士DNA

短篇 羅馬成為帝國的重要一步:打敗迦太基,拿下西班牙銀礦

 

取樣地點。

 

到底什麼是「民族大遷徙」?當時人群的遺傳變化,其實處處都是不明之處。古代遺傳學,即將把黑手伸進這個年代。這個論文的研究對象,來自德國南部的巴伐利亞,生活於 5 世紀後期到 6 世紀早期的古人。策略是針對相對短暫的一個世代,定序大量古代基因組,深入探討同一時期時,族群內的遺傳組成。

不列顛的DNA之旅:脫歐入英、踏上移民國度的是哪些人?

 

論文依照頭形,把樣本分成 3 種:沒整形、有整形、不確定有沒有整形。確定整形的 9 個死人頭骨,都是成年女生;不確定的是 4 女 1 男,沒整形則是 13 女 9 男。論文指出,不論腦袋有沒有變形,墓葬看不太出差異。

 

由左至右:有整形、不確定有沒有整形、沒整形

 

遺傳就不是惹!沒整形的所有人,除惹 2 位女生之外,遺傳上都和現代的德國族群很像。相對的,有整形的女生,不但遺傳和沒整形的人明顯有別,而且彼此間也都有差異(不是形容詞,是真的每個人,遺傳組成都不一樣!)

四到五千年前,歐洲的 Bell Beaker 陶器人

 

現在的德國,遺傳上可以視為北中歐族群。埋骨巴伐利亞的所有人,每個人都有北中歐祖源,唯二例外是那兩位沒整形,血緣又不同的女生,她們都配備將近 100% 「南歐祖源」(以義大利的托斯卡尼為代表);另一位不確定的女生,則是一半南歐祖源。

波羅的海尋根記:基因分析揭露萬年遺傳史

 

有整形的女生,每個人都同時配備北中歐,加上南歐祖源,只是大家比例都不一樣,南歐祖源介於 10% 到 70%。和現代歐洲各地族群比較的話,她們比較接近東南歐族群,也就是希臘、土耳其的安那托利亞一帶(愛琴地區)。

米諾斯人與邁錫尼人來自何方?走出古希臘神話,用DNA追追追 

 

 

其中有一位最特殊,她配備約 20% 的「東亞」祖源。考量到那個時代,來自草原的匈人等族群大舉進入歐洲,雖然(本論文發表時)仍不清楚匈人的 DNA,不過可以推測,匈人應該是歐亞草原與歐洲東緣族群,情慾交流的產物,因此這位女生的東亞祖源,不需要直接來自東亞,可能是由歐洲附近輸入。(匈人英文是 Huns,有位有名的領導阿提拉,和中原外頭那個「匈奴人」沒有直接關係,不過其他古代遺傳學發現,兩者血緣間確實有些間接的淵源)

 

另一方面,論文還定序一位 6 世紀西伯利亞的格皮德人(Gepid)基因組,他也配備差不多比例的東亞祖源,可見上述推論有道理。另一點小發現是,一位 3 世紀,慕尼黑的羅馬士兵,基因組由南歐與過半的伊比利祖源組成,不過當地三百年後,卻連一絲伊比利祖源也不存在。

西班牙農夫遺傳史,歐洲最西端的DNA與遷徙

 

話說回來,所謂的「南歐」祖源有點弔詭,因為一位 3 世紀的克里米亞人,也配備超過 90% 的南歐祖源。所以這邊用於比較的南歐祖源,較類似歐洲南部與周圍地帶,不見得是義大利。

歐洲東南,採集狩獵、農夫、草原祖源,情慾流動的第一現場

 

 

儘管細節有些疑問,不過 6 世紀的巴伐利亞,腦袋有整形沒整形,在遺傳上的差異十分清楚。整形者一律在遺傳上與本地不同,很可能是小時候在家鄉改造腦袋,長大後才搬家過來的女生。她們或許來自東南歐,外貌也與本地人不同-本地人大部分是金髮、碧眼、沒整形;整形的女生則是一對棕眼珠,髮色有棕也有金。

 

論文推論,頭部整形的女生,或許是作為外來配偶,促進雙方間的交流合作;不過 DNA 當然無法告訴我們詳情。然而整體看來,她們人數很少,就算有些情慾流動,對本地族群的遺傳影響,後來應該也不太大。值得一提的是,這些女生移民來自東南歐,而非有匈人的草原方向,或許可以作為探討文化如何交流的線索。

 

古代 DNA,終於正式踏入惹歐洲「民族大遷徙」議題,值得期待!

日耳曼7世紀,阿勒曼尼勇士之墓

民族大遷徙時代,6世紀倫巴底人的大家庭

 

2 點疑問:

1. 要判斷一個人是外來者或本地長大,最直接的方法是分析牙齒的鍶穩定同位素,不過這個研究好像沒有做的樣子。

2. 這些遺傳上外來的女生,有在這群巴伐利亞族群中留下後代嗎?

 

新聞稿:

New insights into the origin of elongated heads in early medieval Germany

Science 新聞:

Strange, elongated skulls reveal medieval Bulgarian brides were traded for politics

 

歡迎光臨粉絲團一起討論:盲眼的尼安德塔石器匠

    尼安德塔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