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 DNA 研究至今,對歐洲的了解最多,即使如此,仍有許多有待探索的問題。之前已知,歐洲經歷過來源各異的採集狩獵、中東農夫、草原移民潮;這個 2018 年的論文則鎖定歐洲東部與南部, 獲得 2500 到 14000 年前,225 個古代基因組;發現一些更具體,不同祖源間直接情慾交流的跡象。

The genomic history of southeastern Europe

 

取樣地點。

 

古代遺傳學,目前對歐洲遺傳史的認識是,歐洲本來住著採集狩獵族群;8000 多年前來自中東的移民,將農業引進歐洲,隨後歐洲所有族群,遺傳上都是兩者的合體(絕大部分祖源屬於農夫)。後來距今 5000 年之後,來自歐亞草原,與 Yamnaya 文化相關的人移民歐洲,使得如今歐洲大部分族群,可以視為 3 種祖源的合體。這個論文有許多分析結果,跟其他研究一致,這邊就直接省略,來看看比較特殊的新發現。

中東農業的起源與農夫遺傳史

歐亞草原的族群遺傳史與歐洲人的演化適應

 

大家的PCA結果。

 

後世的歐洲人,是多種祖源的合體,不過情慾流動總有一開始的過程。距今 7500 到 10500 年前,現在的羅馬尼亞和塞爾維亞,也就是中石器時代的「Iron Gates(鐵門)」地區,論文由多處遺址取得許多採集狩獵族群的基因組。大部分鐵門地區的人,遺傳上跟普通採集狩獵族群沒有不同。

短篇 尚未轉型新石器農業,穀物已經先上餐桌

波羅的海尋根記:基因分析揭露萬年遺傳史

啊~ 追著你的人、追著你從哪來、追著你的發展歷史——古代DNA追追追(下)

 

 

然而鐵門地區的 Lepenski Vir 遺址 4 位個體,其中卻有 2 位距今 7600 到 8200 年的樣本,遺傳上是完全的農夫祖源,鍶同位素分析則顯示,他們小時候在別的地方長大,成年後才搬來。另一位 8070 年前的樣本,則是採集狩獵與農夫DNA 的合體,而另一人是完全的採集狩獵祖源。這些結果,見證惹中東農夫移民歐洲後,與採集狩獵族群的接觸,與情慾交流。

來自安那托利亞的農夫,進入歐洲的第一站,愛琴

歐洲新石器時代農夫,分別與附近的採集狩獵族群情慾交流

 

 

草原族群方面,之前分析的 Yamnaya 樣本都來自比較東方,像是俄羅斯的薩馬拉一帶,他們代表的就是「草原祖源」。這回卻發現,住在比較西方的保加利亞、匈牙利,距今五千年的 Yamnaya 人,基因組中儘管大多是草原祖源,卻已經有些 DNA 能追溯到歐洲農夫。反映那個時期的歐洲東部,農夫與草原兩個遺傳族群,之間已經開始情慾交流。

四到五千年前,歐洲的 Bell Beaker 陶器人

5000年前青銅時代進入歐洲的移民,幾乎都是男生?

 

採集狩獵族群相關的遺傳演變。

 

不過其他證據指出,草原 DNA 其實更早抵達歐洲。巴爾幹半島 Varna I 遺址距今約 6600 年,Smyadovo 遺址6500 年前的 2 個樣本,基因組中都有明顯的草原祖源,比草原 DNA 大舉進入歐洲,更早兩千年左右。不過這兩位似乎只是特例,因為巴爾幹地區同時期,附近其他人,都沒有偵測到草原祖源。

米諾斯人與邁錫尼人來自何方?走出古希臘神話,用DNA追追追 

 

農夫族群相關的遺傳演變。

 

 

把歐洲複雜的情慾流動史,簡化成各種祖源加減之餘,這些第一線直接情慾交流的資訊指引我們,讓我們更了解不同時代、各地的人與人,實際上是如何接觸互動的。

 

這個論文最後討論惹一下印歐語系,個人覺得講法非常奇怪,讓整篇高品質的論文,在收尾時留下敗筆,建議整段不用理會。

短篇 比文學更古老的重金屬故事

印歐語民間故事源頭直溯青銅草原

 

新聞稿:

Ancient DNA tells tales of humans' migrant history

新聞稿:

New research sheds light on prehistoric human migration in europe

 

歡迎光臨粉絲團一起討論:盲眼的尼安德塔石器匠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尼安德塔人 的頭像
尼安德塔人

盲眼的尼安德塔石器匠

尼安德塔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