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初,台灣爆發一波 WARS 本土感染,累積 21 人確診,1 死亡。在反應還算迅速,透過調查、追蹤,隔離 4000 多人之下,沒有讓病毒繼續擴散。

50924998522_afb6d4c527_z

 

這波感染的源頭,是美國來台的 812 老先生,他傳染給醫師 838,產生第一位本土感染者。

 

838 又傳染給 4 個人,造成 4 群感染者,與他接觸過的839、852、856、869,也都是同一款病毒;另外還有一群關係不明,但是 868、885、889 病毒的基因組一樣,因此即使有些詳情不明,所有確診者最早都能追溯到 812。

 

正常的潛伏期為 1 到 14 天,傳染高峰為症狀出現的前後各兩天(後可能更多天,不過都先統一標準)。

衛生福利部粉絲頁

疾病管制署新聞稿

 

〖838—839—870/924〗

 

838 在 1 月 4 和 5 日照顧 812,那時感染,8 日出現症狀,10 日確診,Ct值 14 到 19。潛伏期 3 到 4 天,傳染高峰介於 6 到 10 日。

 

838 傳染給同一屋簷下的 839(本土第一傳)。839 可能在 6 或 7 日感染;9 日出現症狀,11 日確診,Ct值 14 到 19。潛伏期 2 天,傳染高峰介於 7 到 11 日。

 

839 傳染給同一屋簷下的 870(本土第二傳)。870 從 11 日起隔離,在 7 到 10 日某一天感染,12 日偽陰性,18 日出現症狀,20 日確診,Ct值 19。潛伏期 8 到 11 天,傳染高峰介於 16 到 20 日。

 

924 從 12 日起隔離,因此為 12 日之前在同一屋簷下被傳染,應該是無症狀感染者,或許時程和 870 類似(可能是本土第二傳)。2 月 4 日確診,Ct值 32;2 月 5 日 Ct值  34,IgG、IgM 抗體陽性。

 

扣掉不明的 924,這一條總共傳染 2 次,都在傳染高峰內。3 位的感染日期分別為 4-5、6-7、7-10,算寬一點,合計 5 天,傳過 2 次,平均 2.5 天傳染一次。加上 924 也不影響結果。

 

〖838—869〗

 

869 是醫院看護,7 日在醫院時,被 838 傳染(本土第一傳),16 日出現症狀,19 日確診,Ct值 19。潛伏期 9 天,傳染高峰介於 14 到 18 日。

 

這一條總共傳染 1 次,838 感染後 2 到 3 天就傳染給 869。處於傳染高峰內沒錯,不過 7 日時 838 尚未出現症狀,醫院內應該雙方都有口罩等防禦裝備,傳染卻仍然成功。遺傳比對確認兩人病毒的關係。

 

和無症狀感染者接觸,幾分鐘就能得疫,WARS 果真名不虛傳!

 

〖838—852—881—882/885〗

 

838 可能在 1 月 4 或 5 日感染,8 日出現症狀,10 日確診,Ct值 14 到 19。潛伏期 3 到 4 天,傳染高峰介於 6 到 10 日。

 

852 是醫院護理師,10 日在醫院時被 838 傳染(本土第一傳),11 日偽陰性,14 日出現症狀,16 日確診,Ct值不知道。潛伏期 4 天,傳染高峰 12 到 16 日。838 感染後 5 到 6 天傳染給 869。當時 838 已經出現症狀,儘管在有防護的醫院內,也十分合理。

 

881 是 90 歲老先生,醫院住院病患,11 到 14 日在醫院時被 852 傳染(本土第二傳),11 日陰性,15 日返家,不確定何時出現症狀,21 日確診,重症,Ct值 15。潛伏期不確定,傳染高峰應該包含 17 到 21 日。他有 2 位女兒確診,也就是 882 和 885 號,當時都沒有症狀。兩位之前的檢驗都有過陰性,由時間看來,我想比較可能皆為真陰性,不是偽陰性。

 

881 在 15 到 20 日某天,傳染給同一屋簷下的 882(本土第三傳),17 日陰性,21 日確診,確診時仍然無症狀,Ct值 35.6,還在潛伏期,尚未達到傳染高峰。23 日出現症狀,Ct值 22;26 日 Ct值 17.6。

 

885 可能在同一屋簷下被傳染,詳情不明,過程或許和 881 類似(可能是本土第三傳)。 22 日確診,Ct值 27;23 日 Ct值 13。

 

這一條傳播 3 次,並列本土傳染最多次,應該都在傳染高峰期內發生。幾個日期不確定,從 838 開始,可能經過 10 到 15 天,平均傳染一次是 3.3 到 5 天。

 

2000x2574_094474692281

 

〖838—856/863—868〗

 

868 是護理師,和本土第二被傳 856、第三被傳 863 都有接觸,無法直接判斷被誰傳染(本土第二傳,也可能本土第三傳)。12、15、17 日都是陰性,18 日出現症狀,19 日確診,Ct值為 29。

 

她是最難判斷的一位,確診時 Ct值相當高,我想症狀不一定是病毒造成,不過也沒有證據說不是,姑且當作是。如此一來,她可能在 14 到 17 日的某天被傳染,潛伏期 1 到 4 天,病毒量低到沒有傳染高峰。

 

〖838—856—863—864/865/907/909/910/934〗

 

856 是醫師,10 日在醫院時被 838 傳染(本土第一傳),11 日偽陰性,可能在 16 日出現症狀(也許更早),17 日確診,Ct值不知道。潛伏期 6 天,傳染高峰 14 到 18 日。

 

863 是護理師,可能 11 或 12 日,在醫院時被 856 傳染(本土第二傳),12 日偽陰性,14 日出現症狀,17 日確診,Ct值不知道。潛伏期 2 到 3 天,傳染高峰 12 到 16 日。

 

863 在 13 到 18 日某天,傳染給同一屋簷下的 864、865(本土第三傳),至少 18 日出現症狀,19 日確診,Ct值為 15、14。潛伏期 1 到 5 天,傳染高峰 16 到 20 日。

 

863、864、865 隔離中的家人 907、909、910,18 日檢驗時可能皆為偽陰性,29 日確診,應該是在家裡傳染,詳情不明,或許和 864、865 類似(本土第三傳,也可能本土第四傳)。907 是 80 多歲女性老人,症狀嚴重,不幸去世。

 

934 從 19 日開始在家隔離,應該是隔離以後在家感染(本土第三傳,也可能本土第四傳),但是具體日期不明。隨後 5 次檢驗陰性中,應該有偽陰性,2 月 7 日出現症狀,9 日確診,Ct值 17;潛伏期不確定,或許比較久,傳染高峰 2 月 5 到 9 日。

這一家總共 7 人得疫,1 人去世 QQ

 

〖?—889/890—908〗

 

889、890 很可能是 8 到 11 日住院時感染(可能本土第一傳),889 在 20 日才出現症狀,確診時 Ct值 18,潛伏期為 9 到 12 天,傳染高峰 18 到 22 日;890 確診時 Ct值 26。這兩位至今仍不清楚如何感染,他們出乎意料確診後,導致 4000 多人隔離。

 

889 在醫院的接觸者都沒有抗體。考慮日期,8 到 11 號左右是感染者的話,10 幾天後抗體應該生出來惹。超過 20 天後沒有人有抗體,表示他們應該都不是傳染源。

 

889 在 1 月 23 日去另一家醫院看病時,傳染給路人接觸者 908(本土第二傳),雖然接觸時間不長,不過兩位病毒一樣,關係無疑;而且 889 在 24 確診時 Ct值 18,前一天 23 日病毒量應該也不低,處於高度傳染力的時期。

 

908 從 26 日晚上起隔離,29 日確診,確診時沒有症狀,Ct值 20,31 日 Ct值 14.9。他是這群感染者中,第一位路人接觸者被傳染的(通常原本的醫院內感染,即使實質上是路人,也不會算是路人)。

 

潛伏期介於 2 到 10 幾天

 

上述的流水帳,可以歸納出一些有意義的資訊,提供學術和應用的價值。

 

20 位確診者的潛伏期,有好幾位難以判斷,應該介於 2 天到 10 幾天,可以短到 2 天,但是也有好幾天的,長短都有可能,長短都是正常;有人很快達到病毒高峰,有人醞釀很多天。和外國已知的病毒紀錄沒什麼差異。

 

人傳人傳人可以很快,大致都在病毒高峰期

 

傳染超過一次,狀況明確的 2 條,「838—839—870」平均每 2.5 天傳播一次,「838—856—863—864/865」則是 4 天。由此看來當病毒開始人傳人以後,速度可以非常快,沒幾天就傳過好幾次。大部分傳染,發生在症狀出現前、後兩天的高峰期(症狀出現後可能延續更多天)。

 

第一位本土感染者 838,至少傳染給 4 人,1 位沒有繼續傳播,3 位又繼續傳給下一人。838 的傳染高峰期介於 1 月 6 到 10 日,4 次傳染分別發生在 6-7、7、10、10 日,實在非常標準。

 

一半確診者曾經偽陰性

 

20 位確診者,多半都不只一次檢驗,許多人曾經獲得陰性結果。至少 6 人確定有過至少一次偽陰性:852、856、863、868、870、934;3 人很可能有過偽陰性:907、909、910;不確定的有 2 位:882、885。歸納起來,20 位確診者中,很可能高達 9 人有過偽陰性。

 

很明顯地,偽陰性太普遍惹,隔離比檢驗重要。病毒檢驗的目的是追蹤,找到感染者的接觸者,先隔離以免繼續傳播,行有餘力再慢慢檢驗。假如接觸者中又找到新的感染者,就重複同樣的步驟。

 

以病毒的傳播速度來看,追蹤稍微耽擱,短時間就會累積一大堆人,還會愈來愈多,讓追蹤不再可行,因此速度是關鍵。

 

無症狀感染者,有嗎?

 

前 10 位確診者,都有出現呼吸道症狀,可以推算潛伏期與感染高峰期。但是外國研究指出 20 到 50% 的感染者,一直都沒有明顯的症狀。即使台灣的調查比較詳細,10 人有明顯症狀,0 人無症狀的結果,當時我覺得不太可能,猜測那時一大群隔離中的接觸者中,大概就有零星幾位無症狀感染者。

部桃群聚染疫案教訓:狡猾病毒跑得快 防疫只能拼速度

 

理由是,偽陰性太常見;眼前就有幾位確診者,沒有症狀時檢驗為陰性,有症狀後再檢驗才是陽性。假如第一次檢驗為陰性,又一直沒有出現症狀,通常就不會再檢驗,其中即使有無症狀感染者,也根本不會得知。而後來發展證實,20 位確診者中,確實存在完全的無症狀感染者。

 

事件結束後證明,防疫上,無視隔離中的無症狀感染者是正確的。已經被隔離以後,他們就無法再傳染,這種感染者只要拖到傳染力過去即可,不需要通通找出來。檢驗是寶貴的資源,寧可閒置,也不要過勞。檢驗要優先用在更需要之處,千萬不要浪費在對防疫無謂的地方。

 

140838413_3779396745486088_5989816802396844331_n

「防疫,其實只是很簡單的邏輯而已」(邱淑媞,2021)

邱淑媞嗆指揮中心 他轟別信SARS「太空人」:敗軍之將

 

陳時中戰隊紓壓 vs 太空人封鎖

 

事件中途發生一起鬧劇,1 月 22 日時,邱淑媞痛批陳時中戰隊處置不當。

 

她最知名的紀錄,是在 2003 年 SARS 肆虐期間擔任台北市衛生局長,決定把出現院內感染的和平醫院無預警封院。幾天後醫院內仍缺乏裝備時,她穿著全副武裝的太空衣進去視察。 台灣在 SARS 戰役的前期,可謂節節敗退,而「太空人」邱淑媞是重要領導人之一。

從武漢肺炎想到SARS的慘烈突襲

《封面故事》獨家直擊 深入和平醫院100小時

 

那一天,台灣人終於回想起,被太空人支配的恐懼。這種不知悔改的敗軍之將,其見解當然只能當負面教材。友人形容是:「邱婌媞這水準,差不多就是馬謖打完街亭之後好幾年,出來嘴說打仗很簡單啊,把軍隊拉到高處就對惹。」

 

太空人的防疫中心思想是圍堵,陳時中戰隊是舒壓。兩者理論上還可以討論優劣,實際上比都不用比,WARS 的傳染力樂勝 SARS,一年下來,陳時中戰隊的表現卻樂勝當年的太空人。

 

封院後導致的負面壓力,很可能造成更多院內感染;而 WARS 一旦傳開就停不下來。和現在相比,假如 1 月 11 日時急就章封院,狀況極可能比現實發展更糟糕。陳時中戰隊的舒壓戰術,確實會增加 WARS 擴散的風險,但是透過迅速轉移,將潛在傳染集團割裂,分割成零星的火苗,並且全面包圍,能有效避免感染規模擴大。

 

SARS 時期,台灣防疫遠不如現在,封院並非錯誤的選擇,但是太空人執行的很糟糕,才是她真正的錯誤。太空人的思維即使在 2003 年都不夠先進;如今又加上 17 年的落差,實在已經是考古學的領域。台灣已經上太空,太空人還在殺豬公 🐷

 

另一個考量是,把上千人集中一處,會讓院內感染的機率大增,一如鑽石公主號。我們知道不同人感染 WARS 差很多,假如封院,對那些勢必需要醫療接觸,卻高風險的老人、病人、孕婦等病患相當危險。

 

這是疏壓思維比封鎖戰術更適合對付 WARS 的另一原因。醫院內脆弱的高風險群,在正確的應變下免於感染的危機;即使讓外面的一般人承擔更高一絲絲風險,比起讓醫院內的高風險群得疫,我覺得非常值得。

 

太空人要封院,陳時中戰隊的作法,本質上其實也是封院,只不過是操作更精細,一院只有幾個人的「微封院」。 志大才疏的太空人想要一次封鎖幾千人,SARS 已經示範過會有什麼結果。

 

陳時中戰隊的作法雖有疏漏,但是透過迅速的追蹤、包圍,很快就掌握大部分傳染源,又將可能的傳染對象分割成少數幾個人,分別隔離。即使再有傳染,也不會繼續擴散。事後證明,這是非常管用的作法。

 

防疫,其實只是很簡單的邏輯而已,不要相信太空人。

 

對中國一廂情願的非洲秀才—WHO譚德塞

檢驗不只陽性或陰性—還有病毒量高低

武漢肺炎會增加老人失智的風險嗎?

    全站熱搜

    尼安德塔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