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建仁與各國專家對自身國內防疫的看法  原載於新公民議會

科學媒體 Nature 刊出文章《2020年世界各地的科學顧問(Science advisers around the world on 2020)》,請到 7 個國家的科學顧問,各自介紹該國 COVID-19(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的防疫經驗與展望。陳建仁也代表台灣在列。

maxresdefault

via 胡佛研究所

 

陳建仁文章標題叫作《台灣:我們由 SARS 學習(TAIWAN: We learnt from SARS)》,開頭就提到台灣 1 月時試圖促使 WHO 和中國採取行動,阻止疫情擴大,卻無功而返。還特別提及 WHO 太遲宣告而廣受批評的「國際公共衛生緊急事件(PHEIC)」,陳建仁顯然有意提醒世界:別遺忘這回事。

Science advisers around the world on 2020

 

陳建仁接下來介紹台灣防疫的作法與成功經驗,也就是各位都很熟悉的那些事。他特別提到台灣無需大尺度的封城與普篩,依然在 4 月 13 日以後根絕本土感染(直到 12 月才破功)。最後強調專業精神和政治中立,能贏得公眾信任,讓防疫得以順利運作。

台灣人陳建仁、朱敬一,成為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士

2003年舊聞:對抗SARS的戰爭,台灣被孤立在外

 

其餘 6 國是迦納(非洲西部)、比利時、立陶宛(歐洲)、哥斯大黎加、玻利維亞(南美洲)、加拿大(北美洲)的代表。他們和陳建仁一樣,都是該國政府的高級顧問,所有人都提到國際或國內政治面的議題,反映各國有別的國情。

 

立陶宛代表 Ligita Jancoriene 寫得很動人,將自己國家過去、現在、未來將面臨的困境,很生動地呈現給世界知曉。她第一句就表示,瘟疫帶來的影響,令他們有戰爭的感覺,就像過去蘇聯帶來的苦難(類似陳建仁第一句就直接批評 WHO 和中國)。疫情擴大後,立陶宛有限的資源很快耗盡,必需盡快重整旗鼓,補充與調度資源,否則將輸掉戰爭。

 

比利時代表是 7 位中,唯一完全沒有提及外國的。他主要抱怨比利時的醫療資源不足,決策與政治層面混亂,不過明年應該會更好。

 

迦納代表則散發正能量,提到迦納很快建立檢驗體系,疫情也不嚴重,不過仍有初期決策混亂等問題可以改善。這次還不錯,之後要更好!

 

加拿大代表散發的正能量有些過度,他強調加拿大決策非常科學,還批判「美洲其他地區」跟我國有明顯差異……美洲其他地區肯定包括美國和巴西。

 

哥斯大黎加代表沒有寫外國壞話,她行文主要呈現自己個人的功績,也花不少篇幅批評國內的對手,順便提到決策圈中的女生太少。

 

我認為玻利維亞代表 Mohammed A. Mostajo-Radji 和陳建仁寫得最具體,也特別值得一讀。這位只有 31 歲的專家擺出苦旦姿態,強調玻利維亞的醫療體系與公衛狀況都極為糟糕,資源短缺,登革熱與麻疹仍在橫行之下,國內政治面的應對卻十分差勁 ,地方政府不回報,鄰居巴西、秘魯、阿根廷、智利疫情還非常嚴重。玻利維亞只能採取十分嚴格的封城管制,結果感染率非常低……我們不是魯蛇!

 

陳時中文章:

Taiwan’s experience in fighting COVID-19

 

也出現在泛科學:陳建仁和6國專家的COVID-19經驗與展望

 

對中國一廂情願的非洲秀才—WHO譚德塞

譚德塞領導WHO,非洲公衛卻面臨多重打擊

WARS無症狀感染者,會傳染,隔離14天可以拖到傳染高峰過去

為什麼台灣在某一天,不可能有640位無症狀感染者?

發現SARS的老將,武漢封城後不覺得WARS會世界傳播

陳建仁與各國專家對自身國內防疫的看法

 

歡迎光臨粉絲團一起討論盲眼的尼安德塔石器匠

    全站熱搜

    尼安德塔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