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ture》在2015年一月底刊出一篇在以色列找到,距今55000年前的頭骨化石的論文,那期的社論提到這個研究的意義,並提醒大家幾樣對人類演化常有的迷思與誤會。

Human history defies easy stories

human evolution  via 這裡

 

「小心簡單的答案,以及簡單的問題。」

「Beware simple answers, and, indeed, simple questions.」

 

我們對人類演化常會有這般玫瑰色的想像:「較為成功的物種,變得愈來愈像現在的人類,在此同時,他們移民世界各地,取代本來存在的物種們。」這就只是玫瑰色的想像而已,演化不必然是直線進行,並不是年代愈接近現在的,就非得要演化的更像現代人,演化沒有命定的方向,充滿隨機因素,卻沒有明顯的優劣之分。我們真的比尼安德塔人、佛洛勒斯人等等,這700萬年間一大堆出現又滅亡的物種更加優秀嗎,或只是運氣好了點?

 

重要的是,我們對於幾萬年前的歷史所知相當有限,以前只能用化石做研究,現在多了古代DNA定序助拳,然而我們已經知道的知識,仍然遠遠不足以推論出遠古年代的全盤面貌。重建真相需要資料,目前仍所知太少,未知太多。人類演化史的任何推論都要很小心,這是嚴謹的科學,不是三皇五帝那種神話傳說。

 

因此我很喜歡這句話:「小心簡單的答案,以及簡單的問題」。

 

那篇論文:

Levantine cranium from Manot Cave (Israel) foreshadows the first European modern humans

 
歡迎光臨粉絲團一起討論:盲眼的尼安德塔石器匠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盲眼的尼安德塔石器匠

尼安德塔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