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DNA領域發展至今,大家知道人類的古代基因組,已經有多少發表惹嗎?破千!幾年前,發表一個古代基因組,就是一大成就,如今卻顯得沒什麼特別。該如何推陳出新?這個2017年,取材俄羅斯西北方距今 3.4 萬年 Sunghir 遺址的論文,作出很好的示範。

Ancient genomes show social and reproductive behavior of early Upper Paleolithic foragers

 

 幾萬年前,舊石器時代的死人骨頭,雖然稀有,卻也不是太過罕見。Sunghir 遺址特殊之處在於,它有個陪葬品十分豪華的墓葬,當中有兩位頭對頭的少年人長眠(如示意圖 XD),表示他們生前應該屬於同一群體。這就相當罕見惹,因為這類舊石器時代的死人骨頭,通常都很零散,即使一起出土,也未必來自同一群人;可是由墓葬看來,兩位 Sunghir 少年去世前,應該是一塊生活的。這讓遺傳學家有機會,調查當時同一人群的情慾交流狀況。

 

發表一兩個古代基因組,就能揚名立萬的年代,過去惹!

《尼安德塔人:尋找失落的基因組》-科學界30年第一手內幕揭秘

 

地理位置。

 

採集狩獵族群尚未發展出農業,時常移動獲取資源,因此一個群體的人數有限,少於定居的農村。這樣的社會結構中,或許近親繁殖的機率,比其他狀況更大。這個論文由 Sunghir 遺址的遺骸,獲得5個基因組,調查他們的親戚關係;綜合定年結果研判,其中4位的年代相近,都是男生,當中 3 位很可能是同一時期,不過另外一位距今只有 900 年,所以被排除於後續分析。

近親繁殖的遺傳災難,如何被一夫多妻惡化?

 

親戚關係。

 

跟其他古人與今人比較,4位 Sunghir 人在遺傳上自成一群,最接近由 Kostenki 遺址出土的另外2位古人,距今 3.7 萬年的 Kostenki14,以及 3 萬年前的 Kostenki12。Kostenki 遺址位於 Sunghir 的東南方,在已知的古代樣本中,兩者年代、地理相對接近,所以此一結果並不意外。

數萬年前冰河時期,智人在歐洲的遺傳史

 

 

親緣度分析。

 

意外的是,Sunghir 人並沒有近親繁殖的跡象!4 位 Sunghir 人兩兩比較,不論用哪種分析親緣度的方法,都超過三度,關係最接近的,是兩位頭對頭埋葬在一起的少年,也剛好只是三度而已(愈少度愈近親,例如一度比三度更親)。論文估計,假設一個群體一共 200 人,所有人長期都隨機情慾交流,那麼結果將會小於三度;因此同一群體中,任兩人超過三度,應該是有意避免近親配對所致。

 

距今 3.4 萬年前的 Sunghir 人,與現代採集狩獵族群的有效族群量。

 

論文推測,或許當時的人群,就和現代的採集狩獵族群一樣,有些人會離開,加入其他群體,促進情慾流動,增加生寶寶的選擇對象,減少近親配對的機會。

 

注意 Sunghir 人、丹丹、尼尼的相對位置。 

 

之前出土於阿爾泰丹丹洞的尼安德塔人、丹尼索瓦人,都明顯是近親繁殖的產物,然而文迪亞的尼尼不是。智人是否比尼尼、丹丹,更「懂得」避免近親配對,仍有待更多研究才能釐清。不過古代遺傳學該如何推陳出新,發掘新議題,這個論文,真的作出惹很好的示範。

我們都有尼安德塔人的血統,但你知道你有多尼安德塔嗎?

 

新聞稿:

Prehistoric humans are likely to have formed mating networks to avoid inbreeding

新聞稿:

Prehistoric humans are likely to have formed mating networks to avoid inbreeding

 

歡迎光臨粉絲團一起討論: 盲眼的尼安德塔石器匠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盲眼的尼安德塔石器匠

尼安德塔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