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船中長眠的武士:十世紀的維京船葬   原載於泛科學

文/九爺|本科學政治、Vor&Nach 史實歐洲武術會成員、戳樂黨員、業餘歷史與考古愛好者,興趣是講故事。

Oseberg 出土的維京船,位於維威維京船博物館(Viking Ship Museum)。圖/By Jean, CC BY 2.0, wikimedia commons

 

在 2011 年,一座保存完整且陪葬豐富的十世紀維京船葬遺址於蘇格蘭西部出土。墓葬本身混搭的風格激起了盜墓人,呃不,是考古學家們無盡的想像。 

不列顛的DNA之旅:脫歐入英、踏上移民國度的是哪些人?

英國各地居民遺傳上的微妙不同

 

同位素分析顯示墓主很可能出身於斯堪地那維亞(Scandinavia),但陪葬品卻同時帶有蘇格蘭、愛爾蘭及北歐三地的風格。 

 

陪葬的武器——劍與盾——顯示死者可能是一位上層階級的武士,而其他日用品——農具和廚具——則讓我們得以略窺其日常生活。

 

維京船葬:獨特的考古寶庫     

 

船葬(ship burial, boat grave),是一種把死者和陪葬品置於船中,同時把船體當作棺材與陪葬品的墓葬形式。 

為了奴隸,北海小商人成為成為維京大海盜?

 

對於考古學界和一般大眾而言,維京船葬一直都是獨特且令人著迷的發掘,其中最著名的應屬 1904 與 1905 年間於挪威的 Oseberg 和 Gokstad 的出土的完整船隻,精湛的古代工藝令人讚嘆。

 

除了斯堪地那維亞之外,類似的遺址在蘇格蘭過去也有發掘的記錄,但 2011 年以前,不列巔卻從沒出現過完整而未遭到破壞的遺址。這處遺址直到 2011 年時阿德那墨亨半島轉型計畫(Ardnamurchan transition project)在當地進行長期土地利用調查,才意外被發現。

 

遺址位置。圖/Assembling places and persons: a tenth-century Viking boat burial from Swordle Bay on the Ardnamurchan peninsula, western Scotland

 

究竟找到了什麼寶藏?

 

船葬遺址位於海岸附近,乍看之下只是一座隆起的小丘,由切割過的石塊沿著船形堆碶兩層而成。遺址呈 5.2 乘以 1.7 公尺(1.7 公尺為最寬處),東北東、西南西走向。一隻槍頭(spearhead)和盾的拳碗(shied boss)在外層的石塊堆中被發現,推測是在堆碶石塊,封起船體的時候留下的。

 

在墓葬的底部,有 213 根完整的鉚釘(rivet),顯示這量一座由瓦疊式木殼船(clinker-built boat)為主體的船葬。陪葬品包括一把劍、一把闊斧(broad-bladed axe)、一根大勺(ladel)中裝有一隻錘子和一隻鉗子及其他有機物遺留,推測應該是船體的木料和食物。此外還有一只角杯(drinking horn mount)、一支別針(ringed pin)、一支鐮刀、一塊磨刀石、以及一個打火石。和石堆中的槍與盾不同的是,這些物件看起來是被放在墓主身邊。遺址中還有找到幾顆臼齒,這是此處中僅存的人體遺骸,牙齒的位置顯示墓主的頭應該是朝向西南西側。

 

開挖前。圖/Assembling places and persons: a tenth-century Viking boat burial from Swordle Bay on the Ardnamurchan peninsula, western Scotland

開挖後。圖/Assembling places and persons: a tenth-century Viking boat burial from Swordle Bay on the Ardnamurchan peninsula, western Scotland

 

豐富陪葬,讓亡者吃飯戰鬥樣樣通

 

綜合這些證據和周圍環境,我們可以知道,建造船葬的人是在海岸邊的石灘上,簡單清出一個船形坑然後置入船體,然後再用石塊封起,槍和盾則就是在封起的時候置入。鉚釘呈立體分布,船體本身約有 5.1 公尺長,依照當時的標準,它應該只是大船旁附隨的划船(rowing boat),而不是遠航船。大勺置於在墓主頭部的後方,其風格與斯勘地那維亞地區的物品相近,但同一時期的不列巔則較少見。

 

陪葬品的組合可以構成完整的生活機能,從戰鬥,到食物生產、烹調,以及日用品的維修,各種工具一應俱全。

 

長別針以銅合金製成,推測是用來固定死者的斗篷或批肩,上面有三處浮雕,風格與愛爾蘭地區相近。在別針與大勺之間是銅合金邊的角杯,上面有簡單的線條刻紋,此風格來自斯勘地那維亞。磨刀石以挪威片岩(schist)製成。鐵製的鐮刀和蘇格蘭本地與挪威的風格相近。

 

由左上順時針依序為闊斧頭、盾的拳碗、長別針以及夾子和錘子。圖/Assembling places and persons: a tenth-century Viking boat burial from Swordle Bay on the Ardnamurchan peninsula, western Scotland

 

較靠近外緣處有一把劍,劍尖已經破損。劍形與英格蘭北部的薩瑟蘭(Sutherland)出土的劍形相似,劍的護手(guard)和柄頭(pommel)上有銀和銅線的細緻裝飾,屬於九至十二世紀典型的維京劍形。劍刃上測出有皮革劍鞘的遺留物,且除了皮革之外,劍身旁另有紡織物,這應該是來自死者的衣物或包裹劍的布料。

 

上為出土的長劍。下為紡織物遺留。圖/Assembling places and persons: a tenth-century Viking boat burial from Swordle Bay on the Ardnamurchan peninsula, western Scotland

 

而在死者的腳附近,則有一把闊刃斧,部份手抦已經礦物化,相似外形的斧頭曾經在都柏林附近出土;在墓葬東側另有一堆鉚釘,看起來似乎是被刻意堆在一起,而非來自船體,推測原本應該是放在給死者使用的維修包內。

 

在封起船葬的石塊堆中另外放著槍和盾,槍頭被故意折彎,雖然隔著石塊,但這兩者顯然是被放在對應死者下半身的位置。但這個位置安排是否有特殊意義,則不得而知。

 

物件分布圖。圖/Assembling places and persons: a tenth-century Viking boat burial from Swordle Bay on the Ardnamurchan peninsula, western Scotland

 

鉚釘分布圖。圖/Assembling places and persons: a tenth-century Viking boat burial from Swordle Bay on the Ardnamurchan peninsula, western Scotland

 

想知道老家在哪?問問同位素分析

 

兩顆出土的臼齒尚能進行同位素和物質濃度分析。琺瑯質中鍶與鉛的濃度以及鍶、氧、鉛的同位素分析可以定位死者的出生地,而象牙質中碳與氮的同位素分析則可推知其 2 至 15 歲時的飲食習慣。 

祖先的身體會說話:男女差別待遇,至少始於東周

 

氧同位素分析則顯示死者並不是出身於船葬的所在地。鍶同位素則與古老的地質環境符合,故可排除蘇格蘭北部、西部、北愛爾蘭、英格蘭和威爾斯和其他地質較年輕的地區。此外,鉛濃度分析顯示死者生前並沒有接觸過太多鉛汙染,這表示其出身地應該是在羅馬帝國範圍之外,可推知其應該是來自斯勘地那維亞半島或愛爾蘭東部。 

不列顛在羅馬帝國時期的角鬥士DNA

 

另一方面,象牙質的碳與氮同位素分析顯示死者在 15 歲之前蛋白質的攝取主要是來自陸生食物,但在 3 到 5 歲時海洋蛋白質的攝取量有明顯增長。在西元十世紀前後,不列巔居民即使是居住在沿海,海洋性蛋白質攝取量仍然是非常稀少。但同一時期挪威居民的飲食則是陸生與海洋性蛋白質皆有。在童年時期海洋性蛋白質攝取有增長意味著死者至少在當時是生活在沿海或海上。

 

安能辨我是雄雌?性別不明的高階維京戰士 

 

綜合出土的物件和同位素分析,我們可以知道,這個位於西蘇格蘭的船葬墓主應該是一名乘船而來的高階維京戰士。  值得注意的是,在這裡我們沒有辦法準確推知死者的性別。 

 

儘管陪葬品中有劍,且沒有找到任何首飾,但這些都不能成為斷定死者性別的依據,新的證據也顯示在古代的北歐,女性戰士確實存在。鐮刀在古蘇格蘭的墓葬中雖然多半和女性有關,但在同一時期的挪威則多和男性有關。

 

結論:船葬混搭——地緣關係的具體呈現 

 

為什麼這位戰士會被葬在這裡?  直到近代以前,蘇格蘭西部的交通,不論是短程或長程,大多仰賴海運,而阿德那默亨半島則正好位於蘇何蘭西部海岸線的中央。半島呈長條狀且周圍有許多島嶼,距離本島沿岸的其他海灣也不遠。

短篇 中世紀發生在英格蘭的突變,讓馬更好騎

 

遺址地與其維京世界的地緣關係圖。圖/Google Map

 

在十世紀前後,從斯堪地那維亞半島到奧克尼群島,再到都柏林,這裡是一個相當繁忙的中繼點,附近不僅有良好的農田,更有淡水水源(參見圖 3)。而這座同時具有北歐、蘇格蘭及愛爾蘭多重風格影響混搭風格的船葬,正是該地的在歷史上地緣關係的具體寫照。

格陵蘭維京人為什麼神祕消失?

 

參考資料:

1. Oliver J.T. Harris, Hannah Cobb, Colleen E. Batey, Janet Montgomery, Julia Beaumont, Héléna Gray, Paul Murtagh and Phil Richardson, “Assembling places and persons: a tenth-century Viking boat burial from Swordle Bay on the Ardnamurchan peninsula, western Scotland”, Antiquity. 91(355): 191-206.

2. Oseberg Ship

3. Norwegian Viking Age Swords – Typology

 

歡迎光臨粉絲團一起討論:盲眼的尼安德塔石器匠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盲眼的尼安德塔石器匠

尼安德塔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