納粹集中營生還者,174517普利摩李維      原載於新公民議會

「事隔三十年,我很難說清楚 1944 年 11 月那個有我名字,號碼 174517 的是個什麼樣的人。」[1]

圖片來源:圖說

圖片來源:圖說

 

「174517」的真實姓名是普利摩.李維(Primo Levi),大學化學系畢業的義大利猶太人,擁有化學專業,因此在納粹建造的奧斯維辛集中營中,「174517」得以被發配到實驗室工作,不像他的同胞們,天天受到讓體力、心力透支的苦役折磨。

 

但在集中營中有一百萬種死法,不論身處何處,做工透支到累死、得到傳染病病死、營養匱乏而死、精神崩潰致死、被送進毒氣室毒死,被當成衛兵取樂的對象殺死……死亡,在集中營中只是遲早的事。

 

身而為人的每一部分,在集中營中都被逐漸榨乾:

「希望和無助的快速輪替,足以毀滅任何正常人。我們不正常,因為我們飢餓。那種飢餓和普通人錯過一餐但會有下餐的(不完全討厭的)感覺完全不一樣。那是一種已附身一年的慾求,深入骨髓,全面控制我們的行動。吃,找吃的,是第一要事,遠在其後的,才是生存的其他事,更後更遠的,才是對家庭的回憶和對死亡的恐懼。」

 

「174517」仍有生還的機會,俄軍已經迫近,離奧斯維辛集中營只剩80公里,然而這短短的路程,卻要等待無比漫長的兩個月,能撐到那個時候嗎?

 

「174517」與朋友阿拔圖想到辦法,他們為了生存,從實驗室中偷到許多「鈰棒」,加工製成打火石。1條鈰棒可以做成3枚打火石,而1枚打火石的價碼能換到1次麵包配給。「174517」一共偷到超過40條鈰棒,能製成120枚打火石,這120枚打火石,可以轉換為120次麵包配給,那就是他自己兩個月的生命,再加上阿拔圖兩個月的生命,而兩個月後,俄國人就會來解放他們。

 

「我們幹了三晚,沒人發現,床單和草褥也沒起火。我們就是如此賺到麵包,殘活到俄國人來,如此建立信任和友誼。」

 

然而兩個月後,比較軟弱的「174517」撐下來了,較為堅強的阿拔圖卻沒有。納粹在俄軍將至時,逼迫包括阿拔圖在內,還能行動的囚犯,在雪地中日夜不停的步行離開,走不動的直接槍殺。比較堅強的阿拔圖就這樣消失了,不留任何蹤跡。

 

比較軟弱的「174517」當時因為猩紅熱,奄奄一息,被丟在奧斯維辛集中營等死,反而幸運的倖存下來,能夠活著講述這些事情。

 

多年以後,回歸化學本行,在油漆工廠任職的「174517」,喔不,這時他恢復為李維的身份了,李維在工作上的信件往來中,認出一個記憶裡的名字:「穆勒博士」。德國人穆勒是他的同行,曾在奧斯維辛集中營中擔任過「174517」的上司,戰後穆勒也回歸了一般生活,成為某家公司的高級主管。[2]

 

但經歷過那些的人,是無法真正擺脫,回歸正常生活的。李維寫信質問穆勒,知不知道當年集中營上演過的反人類罪惡?作為集中營的幫兇,多年後心中有何感想!穆勒寫了很長的回信解釋,他對被捲進納粹惡行的無辜與罪惡感,對發生過的一切多麼悔恨交織,還希望能親自見面,當面解釋。

 

李維沒能與穆勒再度見面,穆勒在回信的幾天後,突然身亡。

 

戰後李維除了本行以外,還寫了好幾本書,成為知名作家,最有名的作品是《週期表》。《週期表》這本書每章,都以一種化學元素為名寫一個小故事,「174517」與阿拔圖的往事記錄在〈鈰〉,穆勒博士出現在〈釩〉。

 

李維活得比穆勒久,但即使是納粹集中營的倖存者,最後終究仍難逃魔掌,他在1986年自盡身亡。

 

義大利的猶太人李維,與德國人穆勒,都是在那個年代有幸受過高等教育,平時辛勤工作,只求混口飯吃,無災無難的普通人。然而兩位知識份子,都被納粹捲進影響他們一生,大時代的波濤當中,而最後,也各自走向悲劇性的人生終點。

 

「希特勒來了,快向希特勒敬禮,不然坦克壓過你們,把你們抓進毒煙室!」

 

哈哈哈哈哈哈哈,好可怕啊,「納粹的標誌所代表的意義就是蔑視人權與壓迫」,這實在太可怕,太可怕了!

 

1. 二戰中,那段以鈰元素維繫生命的集中營歲月

2. 週期表:永恆元素與生命的交會

 

納粹Sobibór滅絕營新發現的銀牌,跟安妮.法蘭克的類似

園長夫人:動物園的奇蹟-電影資訊:波蘭、納粹、國際義人、原牛 

 

歡迎光臨粉絲團一起討論:盲眼的尼安德塔石器匠

,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盲眼的尼安德塔石器匠

尼安德塔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