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DNA又多了一個來源。一隊考古學家在安那托利亞,挖掘知名的古代城市「特洛伊」時,發現一個拜占庭帝國(東羅馬帝國)晚期,農村的墳墓,定年結果大概是790到860年前,也就是13世紀早期,當然比特洛伊戰爭的時代晚得多。

A molecular portrait of maternal sepsis from Byzantine Troy

取自特洛伊樣本的古代陰道加德納菌,與其他菌株間的親緣關係。

 

德國北方3200年前,一場被遺忘的青銅時代戰爭

 

古墓中有位30歲左右的女生,她的骨頭上有2個直徑2到3公分,鈣化的結核(nodule)。神奇的是,竟然仍有大量DNA保存在結核之中,而且不只是人類的,還有細菌的DNA。科學家從中拼湊回2種細菌完整的基因組,一種是腐生葡萄球菌(Staphylococcus saprophyticus),另一種是陰道加德納菌(Gardnerella vaginalis)。這2種細菌,都是科學家首度獲得它們的古代樣本。

鼠疫桿菌:伴隨人類5000年的死神

鼠疫桿菌在歐亞大陸已經存在5000年

短篇 18世紀馬賽大瘟疫的鼠疫桿菌,是黑死病的直系後代

13世紀的古代細菌DNA,來自特洛伊孕婦的鈣化結核

反映古早人遷徙的胃幽門螺旋桿菌

古天花病毒掀起歷史疑雲

羅馬帝國也有瘧疾,首度由DNA 確認

 

把古代細菌跟現代的菌株比較,陰道加德納菌在親緣關係上,介於現代的菌株之間,也就是說,這位特洛伊女生800年前感染的陰道加德納菌,跟現代人會感染的,沒什麼不同。陰道加德納菌可能造成細菌性陰道炎(bacterial vaginosis),不過感染它也未必會有症狀就是。

 

取自特洛伊樣本的腐生葡萄球菌,與其他現代菌株的關係。它介於介於會感染現代人類的菌株,以及取自牛的樣本之間。

 

腐生葡萄球菌根據親緣關係可分為2個分支:P與E。特洛伊的腐生葡萄球菌屬於P分支旗下,不過並沒有與用來畫演化樹的菌株被歸到同一個支系,而是介於會感染現代人類的菌株,以及取自牛的樣本之間。論文懷疑這位女生的腐生葡萄球菌,也許是來自周圍的環境,例如是動物傳染給她。

 

另一點有趣的發現是,結核樣本中除了2種細菌,以及女生本人的DNA,還有一些只有男生會有的Y染色體DNA。這位女生的尺骨(ulna)樣本,沒有偵測到那些Y染色體DNA,所以應該不是她體質有什麼異常。論文推論,這些Y染色體DNA多半來自她體內的胚胎,也就是說她是位懷胎男寶寶的孕婦。這也符合她的死因,或許是絨毛膜羊膜炎(chorioamnionitis)的推論。

 

這是第一次由遺骸中的結核,獲得古代DNA。之前科學家也在牙結石中,獲取過DNA,古代DNA還會保存在哪些樣本中呢?

短篇 從牙結石取得人類古代DNA

 

新聞稿:

Byzantine skeleton yields 800-year-old genomes from a fatal infection

LiveScience新聞:

Rare Evidence of Pregnancy-Related Death Found at Ancient Troy

 

歡迎光臨粉絲團一起討論: 盲眼的尼安德塔石器匠

, , , , , ,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盲眼的尼安德塔石器匠

尼安德塔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