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的megafauna(巨型動物群,也就是44公斤以上級的動物),物種數量跟5萬年前相比少掉約85%。如此明顯的大滅絕,原因是自然環境的變化,或是人類的影響,仍不太清楚。澳洲是塊乾燥的大地,不過在相對濕潤的西南澳仍有森林存在,遠古時代曾有許多動物生存於此。這個2017年的論文,分析來自澳洲印度洋側的海洋沉積物,研究過去15萬年來,西南澳的環境變化。

Humans rather than climate the primary cause of Pleistocene megafaunal extinction in Australia

 

海洋沉積物中保留的花粉等物質,是過去環境狀態的指引。為了研究動物的數量,這個論文還特別比較古代各時期,莢胞腔菌屬(Sporormiella)這類真菌的孢子多寡。莢胞腔菌屬主要靠吃植物的哺乳類動物糞便生長,因此若是當時的動物數量愈多,莢胞腔菌屬的孢子也會愈多。

 

綜合各種資料,這個論文發現,過去15萬年間,西南澳在13到15萬年前,植物生長狀況比較不好;大約距今13萬年起到7萬年前,植被則欣欣向榮,等到7萬年前過後又變糟。儘管環境有變,真菌孢子卻顯示,當地動物的數量,長期以來一直都沒有太明顯的變化,即使在7萬年後環境變糟也是如此。

 

西南澳的動物,要等到4.31到4.5萬年前才劇烈,而且是不可逆的減少,在4.31萬年以後,大型動物幾乎消失;這個時間,根據考古學研究,剛好也是人類進入附近區域的年代。論文推論,氣候與環境在15萬年來有過變化,動物數量卻改變有限,但人類出現後,動物隨即大減,意謂澳洲巨型動物群的滅絕,與人類關係重大。

澳洲原住民的基因藏著哪些秘密?

短篇 蒙哥人與古代澳洲人,和現代澳洲原住民的關係

 

考古學家發現過一些遺址,證明澳洲早期確有人為活動,然而卻沒觀察到什麼獵捕動物的跡象。論文指出,在澳洲早期的生態系中,即使獵捕的動物數目不多,也可能有毀滅性的效果。 之前估計的結果是,即使每十年,一個人只獵殺一隻未成年動物,也能在數百年內,讓整個物種崩潰到滅絕,而這個獵殺數量,未必會留下考古記錄。

短篇 人類在4.9萬年前,已經深入乾燥的澳洲內陸

短篇  幾萬年前的人類,怎樣在澳洲遷徙?

 

新聞稿:

Humans, not climate change, wiped out Australian megafauna

 

歡迎光臨粉絲團一起討論: 盲眼的尼安德塔石器匠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盲眼的尼安德塔石器匠

尼安德塔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