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歐洲人移民美洲以後,美洲本來的居民成了「美洲原住民」,他們的生活從此大受影響,除了生產方式以外,外來的疾病,也奪走惹許多美洲原住民的生命 T_T。這個2016年的論文,從北美洲西北方,也就是加拿大的不列顛哥倫比亞,取得古代與現代,各自25位,共50位Tsimshian人的「exome」,研究當地族群的變化(基因的DNA序列上,會轉譯為蛋白質的coding序列,還有與第一和最後一段coding序列相連的UTR部分,叫作exon,exome就是所有exon的總和)。

A time transect of exomes from a Native American population before and after European contact

Tsimshian  

 

加拿大的美洲原住民,有個特殊的稱呼:第一民族(First Nation)。

阿拉斯加11500年前的美洲原住民粒線體DNA

美洲原住民23000年來的族群歷史

 

古代的樣本,年代距今介於1000到6000多年前,他們與現代的Tsimshian人有著遺傳上的延續性,因此現在的Tsimshian族群,算是當地古代居民的直系後裔。模型顯示,這個族群約在175年前碰上瓶頸,減少惹57%的人口。此一發現,與歷史記載的天花大爆發,年代大致吻合。

 

比較古代、現代,以及其他地方的族群,古代Tsimshian族群中的免疫基因HLA,出現HLA-DQA1這個版本的頻率特別高,應該是受到正向選汰(positive selection)作用的結果。進一步分析發現,這個基因上受到正向選汰影響的DNA位置,多數位於5' UTR,論文推論,此基因受到的影響,或許與調控有關。

 

古代Tsimshian族群,人人都配備HLA-DQA1,大概與對古代當地的病原適應有關;然而在現代族群中,配備HLA-DQA1的頻率大為降低,只剩36%。論文推論,這是由於與歐洲人接觸後,Tsimshian族群必需對抗全新的病原,才造成的改變。

 

另一點有意思的是,這個論文成功取得惹Tsimshian社群的同意,願意提供遺傳樣本進行科學研究。這點的難度,不下研究本身。

12600年前北美洲原住民Anzick-1的基因定序

8500年前的Kennewick Man 是美洲原住民

 

新聞稿:

 For First Nations people, effects of European contact are recorded in the genome

Nature新聞:

European diseases left their mark on First Nations' DNA

Science新聞:

European diseases left a genetic mark on Native Americans

 

歡迎光臨粉絲團一起討論:盲眼的尼安德塔石器匠

, , , , ,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盲眼的尼安德塔石器匠

尼安德塔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