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2萬多年前,地球進入末次冰盛期,是近代最嚴酷的冰河時期,直到1萬多年前氣候才回暖。氣溫變化對生物演化的影響非常大,美洲西北方的兩個大型冰蓋,勞倫斯冰蓋(Laurentide Ice Sheet)與柯迪勒拉冰蓋(Cordilleran Ice Sheet),在冰河全盛時期,就像中國與蒙古般,一度統一為不可分割的一部份。

Bison phylogeography constrains dispersal and viability of the Ice Free Corridor in western Canada

 ICE   取自這裡

 

大一統的冰蓋將動物分隔在南北兩側,後來氣溫變暖,兩大冰蓋的勢力範圍漸漸減小,終於露出中路的通道,分隔已久的南北兩側族群,才終於能夠再見面,發生情慾交流,然而確切的年代很難得知。另外冰蓋也會阻擋當時人類的移動,這些地理障礙對美洲原住民祖先造成過哪些影響,也是人類演化一大重要的問題。

美洲原住民23000年來的族群歷史

 

F1

A:超過23000年前;B:介於13500到23000年前間;C:12000到13500年前間;D:12000年內。

 

這個2016年的論文,從當年大一統冰蓋的南北方,也就是如今的美帝的阿拉斯加,與加拿大的育空地區(Yukon),蒐集大批草原野牛(Bison priscus)的化石,定序它們的粒線體DNA,追尋當年野牛族群分化與再見面的確切年代,並藉此推估中路通道封閉與開啓的時間。從野牛DNA的訊息推論,冰蓋是在23000年前起大一統,阻擋南北野牛的情慾流動,直到約13500年前,中路通道才再度開啓。出乎意料的發現是,通道一開始恢復時,情慾流動的方向是先由南向北,過了數百年才再由北往南。論文推論,這或許是當時的環境狀況所致。

 

F2  

 

目前已知美洲最早的人類遺址距今14600年前,位於南美最南端,智利的Monte Verde遺址,北美洲東南部則有今年剛報告,距今14500年,位於佛羅里達的Page-Ladson遺址。很明顯,比美洲西北方的通道開啓前更早一段時間,人類早已進入美洲各地。

短篇 人類在18500年前,已經抵達南美洲南端?

短篇 佛羅里達水下,14450年前的北美人類活動證據

 

假如人類跟野牛一樣,當時都無法穿越覆蓋內地的冰蓋,那麼最初的美洲移民,應該是沿著太平洋沿岸,邊泛舟邊前進,進入美洲南方,與北方的族群獨立發展惹相當一段時間,直到13000多年前冰雪奇緣的勢力瓦解後,南北雙方才再有交流,而且方向可能不只有南下而已。當時的美洲人是大型哺乳類獵人,有相當機會一路追著獵物往北走。

短篇 最早的美洲泛舟哥?

阿拉斯加11500年前的美洲原住民粒線體DNA

 

這個研究能成功,要感謝縱橫冰河時期許久的草原野牛,遺憾的是,然後他們就死掉了,跟蘇美、巴比倫、二里頭文化一樣,沒能活到現在。

愛在冰蓋融化時──美洲動物遷徙分合

 

聖塔克魯茲加利福尼亞大學新聞稿:

Ice age bison fossils shed light on early human migrations in North America

Science新聞:

Humans didn’t wait on melting ice to settle the Americas

 

歡迎光臨粉絲團一起討論:盲眼的尼安德塔石器匠

, , , , , , , , , , ,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盲眼的尼安德塔石器匠

尼安德塔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