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多古代hominin之中,只有丹尼索瓦人是由DNA鑑定發現的新人種,唯一已知的丹尼索瓦人化石,位於遙遠的北方阿爾泰山附近,形態上我們只知道他的臼齒很大顆,其餘通通不知道。非常驚奇的是,只在北方發現過的丹尼索瓦人,卻與現在的澳洲原住民有十分明顯的混血跡象,兩地在歐亞大陸東方一南一北,差了超級遠

Did the Denisovans Cross Wallace's Line?

Denisovan  

每個圈圈各自是一個現在的族群,其中澳洲原住民與新幾內亞人,與丹尼索瓦人的混血比例最高(約6%),以全部紅色表示,其餘族群的比例,是相對於新幾內亞人計算,只有新幾內亞人一半,圈圈就是一半紅、一半灰,沒有就是全灰。

 

最近的丹尼索瓦人新研究:

丹尼索瓦人的遺傳,比尼安德塔人更多元

 

澳洲原住民的祖先,在5萬年前左右抵達澳洲時,還是冰河時期。那時現在是島的爪哇,與東南亞大陸連在一起,稱作「巽他陸棚」;現在的澳洲則與新幾內亞連在一起,稱作「莎湖陸棚」。巽他陸棚的邊緣,就是大名鼎鼎的「華勒斯線」,這條線以東,以及莎湖陸棚以西,之間是一片海,上頭有一連串的島,包括蘇拉威西與佛洛勒斯。

 

2011年時,有人研究島嶼東南亞與大洋洲地區的族群,各自與丹尼索瓦人混血的狀況,希望能用丹尼索瓦人相對獨特的遺傳特徵,釐清這個地區混沌的遺傳史,結果發現,所有與丹尼索瓦人有過混血的族群,全都位於華勒斯線以東。其中很重要的發現是,智人離開非洲後,與外界遺傳交流最少的「Negrito」族群,位於華勒斯線以西的Onge(位於印度東方印度洋的Andaman群島上),沒有丹尼索瓦的混血跡象,但是以東的族群,不管是與Negrito,或是與Melanesian相關,通通都有。

Denisova Admixture and the First Modern Human Dispersals into Southeast Asia and Oceania

 

Stringer與Cooper在2013年,寫了一個迷你短評,討論「丹尼索瓦人有沒有跨越華勒斯線」......等一下,為什麼這是一個問題?因為除了智人以外,目前還沒有過主動跨海成功的其他hominin,佛洛勒斯人比較可能是被海流沖上島的,因此「島上的非智人」奇貨可居(現在我們發現,除了佛洛勒斯島外,蘇拉威西也有)。

蘇拉威西島上10幾萬年的石器,使用者未知

 

這篇迷你短評主張丹尼索瓦人在很久以前,曾經分佈在東亞很廣泛的範圍,在智人抵達時,至少有些丹尼索瓦人住在華勒斯線以東,與當時渡海的智人混血。比較新的研究則發現,其實東亞大陸上的族群,仍有一絲絲的丹尼索瓦混血,比起澳洲原住民微不足道,但就是有無法忽略的一絲絲。這是直接獲得,或是輾轉得到,目前還真的不知道。

 

當然還有其他可能性,例如混血發生在華勒斯線以西的巽他陸棚上,那時抵達的智人與丹尼索瓦人都只有少少的人,混血完後丹尼索瓦人就滅絕了,智人則繼續前進,所以後來人數較多但較晚抵達,二度降臨的其他智人族群,沒有機會再見到丹尼索瓦人,也把留在巽他陸棚上混血過的智人,當中的丹尼索瓦血脈,稀釋到只剩非常非常低的比例。

 

不管丹尼索瓦人有沒有渡海過,至少合理的猜測是,幾萬年前澳洲原住民的祖先抵達南亞時,有些丹尼索瓦人十分可能正住在附近,離西伯利亞非常遙遠。

 

歡迎光臨粉絲團一起討論:盲眼的尼安德塔石器匠

, , , , , , , , , , ,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盲眼的尼安德塔石器匠

尼安德塔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