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今不少古代基因組被定序成功,大大增進我們對人類遺傳史的知識,然而,由於非洲氣候不利DNA保存,一直都無法取得古代DNA的一手資訊,也就無法追溯這個遺傳多樣性世界最高人類起源地的遺傳史。這個2015年的論文,從衣索比亞高原的洞穴中,獲得4500年前採集狩獵族群Mota樣本,他的基因組定序後(來自耳骨,petrous bones),coverage高達12.5。

Ancient Ethiopian genome reveals extensive Eurasian admixture in Eastern Africa

原本論文:Ancient Ethiopian genome reveals extensive Eurasian admixture throughout the African continent

原本論文部分結果有誤,更新啟示:Erratum to Gallego Llorente et al. 2015

map  via 這裡

 

比較各地族群後發現,如今與Mota遺傳上最接近的,衣索比亞住在Mota附近的Ari族群,Mota也與目前東非各族群比較親近。這個結果指出,當地族群在過去這4500年來,遺傳上具有延續性。

 

PCA

PCA分析,Mota與Ari關係最接近。

 

distribution  

各地族群與Mota的遺傳關係親疏,色調愈溫暖代表遺傳關係愈接近。

 

最初的智人是從非洲遷徙出去,前進世界各地。不過之前研究認為,約3000年前,曾有位於西歐亞大陸的族群又回到東非,與當地本來的人有過不少遺傳交流。年代上4500年前的Mota,理當處於這波基因流之前,結果Mota果然欠缺這些混血的遺傳特徵。由於這個狀況,Mota與Ari之間的差異,必定來自這4500年間東非與其他地方族群的基因流。

 

是誰提供現在東非族群,源自歐亞的遺傳特徵?分析後最接近的目標是現代的薩丁尼亞人,以及7000年前中歐,屬於LBK文化的歐洲早期農夫「Stuttgart」。歐洲農夫不太可能與東非族群直接碰面,考量地理位置,較有機會的應該是位於安那托利亞(土耳其)的農夫族群,他們曾在8000年多前,把農業帶進歐洲。

農夫移民潮從安那托利亞進入歐洲的第一站,愛琴

短篇 中歐7000年前的滅村屠殺

 

admixture  

Loschbour是約8000年前歐洲的採集狩獵族群,Stuttgart是約7000年前歐洲的早期農夫族群,其他都是現代人。薩丁尼亞人以及Stuttgart,最接近Ari族群。

 

把Stuttgart當成是與Ari祖先混血的族群的話,Ari就有20%左右的基因組源自歐亞的農夫族群,其他有些東非族群甚至超過40%。以下這段純屬誤會 更驚人的是,這些遺傳特徵不只存在東非一地,整個撒哈拉以南區域,包括中非西非南非,全都有源自歐亞的遺傳來歷。就連西非的Yoruba與中非的Mbuti族,這2個被認為與外界基因流最少,在人類遺傳史研究中,最常被用來當作最原始、最沒有混血的族群,也都各自約有7與6%的歐亞來歷。

 

後來發現,本來的團隊在分析資料時犯了錯,修正以後,東非的混血狀況跟本來的結果差不多,但本來偵測到也有混血特徵,西非的Yoruba與中非的Mbuti族,其實並沒有混血的跡象,因此混血的影響範圍限於東非與南非,沒有延伸到中非與西非。下一段根據本來結果,推論尼安德塔DNA對各地族群更廣泛的影響,也要通通作廢。

 

FF  

非洲各地族群與Stuttgart的遺傳關係親疏,東非最高,南非部分族群有一點Stuttgart一致的遺傳特徵,而西非、中非都沒有

 

以下這段純屬誤會  當初估計各地族群基因組,有多少比例源自尼安德塔人時,是把這些非洲族群當成0來計算,這次卻發現,其實這些撒哈拉以南的非洲族群,基因組中都有由歐亞族群輾轉傳入的少部分尼安德塔來歷。把Mota當作0重新計算,這些族群大概與尼安德塔人有0.2到0.7%的混血。這個論文表示不用太緊張,因為不影響以前研究的主要結論……但這畢竟影響到以前所有研究的基本假設,牽一髮動全身,個人認為,先不要太小看。

 

古代DNA研究終於攻克一座重要的堡壘-非洲這座堡壘中潛藏的情報又引發幾個待解之謎。3000多年前,有這麼多人從中東來到東非,他們為什麼要移民?他們走哪條路來的?他們帶來的歐亞血脈,後來如何滲進非洲的每一個角落?只有更多現代與古代基因組資料,配合考古學與語言學證據,才能回答這些問題。

短篇 埃及、中東、衣索比亞的三角關係

古埃及與古代DNA(後記)──在文明的十字路口

 

本來論文犯了一些錯誤,《Nature》新的新聞:

Error found in study of first ancient African genome

《Nature》新聞:

First ancient African genome reveals vast Eurasian migration

《Nature》論文短評:

Ancient DNA from hot climes yields its secrets

《Science》新聞:

First DNA extracted from an ancient African skeleton shows widespread mixing with Eurasians(有個地方明顯寫錯,Ari源自歐亞族群不是4到7%,而是「這次發現源自歐亞族群的比例,比之前2014年,Pickrell等人的研究更多4-7%」)

《Science》論文短評:

Prehistoric Eurasians streamed into Africa, genome shows

《Smithsonian》新聞:

Back to Africa: Ancient Human Genome Reveals Widespread

 

歡迎光臨粉絲團一起討論:盲眼的尼安德塔石器匠

, , , , , , , , ,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盲眼的尼安德塔石器匠

尼安德塔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